Responsive Advertisement

將「AV帝王全裸監督」一、二季都看完了。第一季,很多人會因為題材很衝擊、很新鮮,看到村西透從人生絕境,找到新契機點,在一些波折後披荊斬棘打敗對手,終究成為AV產業界的成功典範。 你會被他在絕境中激發產出的點子驚嘆,也是因為他將作品用200%的生命去詮釋時而感動。第一季基本上的架構...

活著就是最好的重生:AV帝王全裸監督 活著就是最好的重生:AV帝王全裸監督

關於墨炭烏龍的雜文、養貓、旅行、食記、電影、職場與人生等各方面觀察,無法風格歸類的個人部落格



將「AV帝王全裸監督」一、二季都看完了。第一季,很多人會因為題材很衝擊、很新鮮,看到村西透從人生絕境,找到新契機點,在一些波折後披荊斬棘打敗對手,終究成為AV產業界的成功典範。

你會被他在絕境中激發產出的點子驚嘆,也是因為他將作品用200%的生命去詮釋時而感動。第一季基本上的架構是村西透人生一路向上的模式。

現在的自己與剛進飛碟電台的自己,那時想做與現在在做的職涯,已是天壤之別。我的個性某種程度保守安逸,也有急躁進取的成分,兩者常常撕裂我的抉擇,造就現在的我。 老實說,那時進電台工作是虛榮感驅動。我接到應徵上之後的電話後,好像大學聯考上榜也沒這麼開心,我從此高人一等,如爬上世界頂峰一...

後記:我在飛碟電台節目助理的日子 後記:我在飛碟電台節目助理的日子

關於墨炭烏龍的雜文、養貓、旅行、食記、電影、職場與人生等各方面觀察,無法風格歸類的個人部落格




現在的自己與剛進飛碟電台的自己,那時想做與現在在做的職涯,已是天壤之別。我的個性某種程度保守安逸,也有急躁進取的成分,兩者常常撕裂我的抉擇,造就現在的我。

老實說,那時進電台工作是虛榮感驅動。我接到應徵上之後的電話後,好像大學聯考上榜也沒這麼開心,我從此高人一等,如爬上世界頂峰一般開心。因此儘管剛開始工作跌跌撞撞,我撐著這份虛榮與面子,不計薪水與作息,只想要活下來證明我可以。

跟陳哥拍照其實不知為何害怕,總覺得找主持人拍照很怕被拒絕,因此表情很僵硬 從清晨3點半的節目這種對我生活作息很不健康的日子過後,又必須兼顧課業,同時也大致熟悉電台助理的工作內容之後,我轉往每周2次,早晨5點的「飛碟早晨」與周六的週末生活大師。 陳哥的節目,跟他在TVBS的美食節目...

我在飛碟週末生活大師的助理日子 我在飛碟週末生活大師的助理日子

關於墨炭烏龍的雜文、養貓、旅行、食記、電影、職場與人生等各方面觀察,無法風格歸類的個人部落格

跟陳哥拍照其實不知為何害怕,總覺得找主持人拍照很怕被拒絕,因此表情很僵硬


從清晨3點半的節目這種對我生活作息很不健康的日子過後,又必須兼顧課業,同時也大致熟悉電台助理的工作內容之後,我轉往每周2次,早晨5點的「飛碟早晨」與周六的週末生活大師。

陳哥的節目,跟他在TVBS的美食節目差不多,用聽的美食節目。週末生活大師分為兩個現場,一個現場是台北的上午9:00~11:00,一個是南台灣之聲下午13:00~15:00。

2014年,在陽明山的擎天崗爬山與牛的合照。 走在工地為人行道蓋上的鐵皮頂,還有鐵欄杆與護欄,不夠寬的空間加上不少的人潮,加上陰霾掩蓋住日光,白日裡行走在城市裡卻是陰暗多雨又擁擠,卻又是一條討厭的上坡路,我只能看著前一個女士穿著涼鞋的腳後跟,不斷踩在濕漉的水泥道上,每當她腳一抬起...

夢境:陽明山的大學拾憶 夢境:陽明山的大學拾憶

關於墨炭烏龍的雜文、養貓、旅行、食記、電影、職場與人生等各方面觀察,無法風格歸類的個人部落格

2014年,在陽明山的擎天崗爬山與牛的合照。



走在工地為人行道蓋上的鐵皮頂,還有鐵欄杆與護欄,不夠寬的空間加上不少的人潮,加上陰霾掩蓋住日光,白日裡行走在城市裡卻是陰暗多雨又擁擠,卻又是一條討厭的上坡路,我只能看著前一個女士穿著涼鞋的腳後跟,不斷踩在濕漉的水泥道上,每當她腳一抬起,我總是看到她白皙的腳掌。

在飛碟工作的企劃們,照片左邊是韻如、右邊是蜜絲,最右邊抱歉我忘了名字。 下了飛碟午餐的節目,瞬間是一種大解放。吃完真正的午餐後,開始進入準備飛碟晚餐的節目。不同於飛碟午餐,節目除了談新聞,還會依照議題邀訪來賓現場電話訪談。 大約2、3點李姐會告訴企劃下午要講什麼主題,準備工作分為...

我在飛碟午晚餐的助理幾日(三) 我在飛碟午晚餐的助理幾日(三)

關於墨炭烏龍的雜文、養貓、旅行、食記、電影、職場與人生等各方面觀察,無法風格歸類的個人部落格

在飛碟工作的企劃們,照片左邊是韻如、右邊是蜜絲,最右邊抱歉我忘了名字。


下了飛碟午餐的節目,瞬間是一種大解放。吃完真正的午餐後,開始進入準備飛碟晚餐的節目。不同於飛碟午餐,節目除了談新聞,還會依照議題邀訪來賓現場電話訪談。

大約2、3點李姐會告訴企劃下午要講什麼主題,準備工作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整理報紙新聞(這時晚報與網路新聞很重要),一部分是邀訪來賓。我比較多負責的是邀訪來賓,也是我個人認為比較輕鬆。

找不到文茜姐以前在錄音室比較滿意的照片,只好在網路搜尋找出這張我覺得氣場滿分的照片。 飛碟午餐、晚餐的節目助理工作說起來很單純,但其實做到「好」並不容易。這兩個節目都需要大量的報紙新聞,以午餐來說,助理一早就要整理報紙,把各大報紙的「A疊」裡的那些要聞、政治等重要新聞歸類出來。

我在飛碟午晚餐的助理幾日(二) 我在飛碟午晚餐的助理幾日(二)

關於墨炭烏龍的雜文、養貓、旅行、食記、電影、職場與人生等各方面觀察,無法風格歸類的個人部落格

找不到文茜姐以前在錄音室比較滿意的照片,只好在網路搜尋找出這張我覺得氣場滿分的照片。

飛碟午餐、晚餐的節目助理工作說起來很單純,但其實做到「好」並不容易。這兩個節目都需要大量的報紙新聞,以午餐來說,助理一早就要整理報紙,把各大報紙的「A疊」裡的那些要聞、政治等重要新聞歸類出來。

翻到離職當天一張張不堪回首的照片,轉眼已經20年了(照片是我離職當天與傑夫的合照) 1997年還在我高中的年代,廣播電台還算是很主流的媒體,那時除了中廣、台北之音以外,最紅的大概就是飛碟電台。記得高三晚自習下課後,坐在父親的車上,就是聽著Johnny的節目,直到回家。那時成為年輕...

我在飛碟午晚餐的助理幾日(一) 我在飛碟午晚餐的助理幾日(一)

關於墨炭烏龍的雜文、養貓、旅行、食記、電影、職場與人生等各方面觀察,無法風格歸類的個人部落格

翻到離職當天一張張不堪回首的照片,轉眼已經20年了(照片是我離職當天與傑夫的合照)


1997年還在我高中的年代,廣播電台還算是很主流的媒體,那時除了中廣、台北之音以外,最紅的大概就是飛碟電台。記得高三晚自習下課後,坐在父親的車上,就是聽著Johnny的節目,直到回家。那時成為年輕人相當崇拜的主流電台,除了節目新潮,除了知名度相當高的專業DJ,也有跨影視圈、新聞圈的名人都在這電台工作。

病毒戰爭下無常的現世報,約束自己除了上下班與必需性採買外,都待在家裡。看貓咪有正常且大量喝水,就是最欣慰的事了。 我是一個在家待得住的人,自小到大都是,小學的暑假經常在家「看家」等爸媽下班回來;大學下課回宿舍鑽研寫網站畫一些不成熟的塗鴉;出社會上班就更嚮往有自己的空間,直到有了自...

正常小日子 正常小日子

關於墨炭烏龍的雜文、養貓、旅行、食記、電影、職場與人生等各方面觀察,無法風格歸類的個人部落格




病毒戰爭下無常的現世報,約束自己除了上下班與必需性採買外,都待在家裡。看貓咪有正常且大量喝水,就是最欣慰的事了。

我是一個在家待得住的人,自小到大都是,小學的暑假經常在家「看家」等爸媽下班回來;大學下課回宿舍鑽研寫網站畫一些不成熟的塗鴉;出社會上班就更嚮往有自己的空間,直到有了自己的房子,就喜歡窩在自己的空間裡。

看過「末日Z戰」這部電影嗎?世界被病毒大規模傳染,主角一家人如何在紛亂的喪屍戰場中生存下來。電影的最後,世界終於及時發明了疫苗,在第一時間搶先將疫苗注射到主角一家後結束。 電影沒有告訴我們真實的是,正是在疫苗發明後,才是真正戰爭的開始。如今也血淋淋地在世界各地上演。優先擁有救命疫...

末日Z戰後,應證現世下無常悲鳴唏噓 末日Z戰後,應證現世下無常悲鳴唏噓

關於墨炭烏龍的雜文、養貓、旅行、食記、電影、職場與人生等各方面觀察,無法風格歸類的個人部落格




看過「末日Z戰」這部電影嗎?世界被病毒大規模傳染,主角一家人如何在紛亂的喪屍戰場中生存下來。電影的最後,世界終於及時發明了疫苗,在第一時間搶先將疫苗注射到主角一家後結束。

電影沒有告訴我們真實的是,正是在疫苗發明後,才是真正戰爭的開始。如今也血淋淋地在世界各地上演。優先擁有救命疫苗的國家、團體、機構與人民,散漫在世界從骨幹到微血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