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29日 星期一

民族自信的春秋起落(2)-「追尋現代中國」讀後感


清朝中葉以後到二戰對日抗戰勝利,是中國被工業革命後的西方列強,不斷打壓民族自信的時代,這種充滿失敗與自尊天朝的民族性,形成了民族的壓力鍋,不斷累積內部壓力。儘管中間有一些零星的釋放,甚或至推翻了滿清政府而形成的新政府,中國始終努力地想追回曾經為天朝之國的面子,不僅只是安於現狀。

壓力鍋的內部壓力威力是堆疊積累等待爆炸的恐怖!自道光以來,歐美列強只要跟中國談不攏或不高興,立刻船堅炮利開到港口外,幾艘船轟個幾下就拿下一個港口。堂堂泱泱大國,被極少數的「洋人」打得灰頭土臉,割地賠款求和樣樣來,甚至皇帝與太后還要避難熱河,與清朝初年的鼎盛反差何其大!

人民很難想像自以華夏民族為榮的尊貴天朝,被少數列強軍隊打的不成模樣,那種沉默憤恨積累的壓力到最後辛丑條約後做了較大的爆發!

壓力鍋激起的民族心有兩路,一路即所謂自省地改革變法,自強運動、維新運動乃至孫中山的革命,都是以民族自省為核心改變國家命運與政體為目標。一路則是如義和團般、以民粹暴力作為宣洩報復的手段。


即便如此光緒皇帝與慈禧太后卻仍努力地將大清國與新世界銜接,只是腳步太慢,要照顧皇權國本的利益,改革腳步太小,即使同意君主立憲,也讓改革派徹底失望,幾場革命運動下來,武昌起義一成功,不用打入北京,遍地一開花,外乾內乾的大清王朝正式從中國舞台鞠躬下台。

新時代的中國開始了。此時也是華夏民族自信心重新抬頭,但國內依然人民生活困苦,政治仍然紛亂,國家仍無法凝聚權力發展建設。

孫中山

袁世凱


中國的民族自信心雖低落,但是看到了一線曙光。隨即而來又是權力的大亂鬥,政權交迭下上演你爭我奪的軍閥年代。中國政權是槍桿子的軍閥說了算,直到蔣介石北伐成功算是穩住了中華民國的政權正統性,成為其代表人,但底下的政爭依然波濤洶湧,這竟是國民黨至今即使到了台灣也無從擺脫的枷鎖宿命。

直至對日抗戰,打敗日本成了民族自信心另波抬頭,隨後中國共產黨最後打敗了中國國民黨,拿下中國的政權,此時中國百廢待舉,但少了外國的侵擾干預,可重新專注建設。

中國對日抗戰勝利後,日本遞交降書


此時世界各國正從二次世界大戰後重新發展,尤以美國、日本發展最為迅速。此時中國共產黨帶領的中國,仍困於社會主義路線與務實主義的路線之爭,以及實現完美社會主義理想一系列的幻想。

此時中共收拾抗日與國民黨政權留下的殘局,比如收拾金元券造成的通膨,發行人民幣穩住中國金融市場,都有顯著穩定局面的成效。但中國普遍貧窮卻仍是不爭的事實,面臨到毛澤東帶入的共產主義與務實市場派路線之爭,最後由共產主義路線勝出。

勝出的原因我想一是統治正當性的權力鬥爭,當時毛澤東在的權力受到共黨內部與社會現實的挑戰,一是急於恢復的民族自信心的凝聚。

國民黨發行的金圓券後來發生擠兌事件


不論大躍進、人民公社,都是為了實現統治者政權正當性的精神,變形而出的運動。在民智普遍未開的社會中,作為操控中國民族自信心的工具,用口號方式精神自我安慰,對統治者建立起造神運動,也為了民族自信的凝聚。

要維繫統治的正當性,中共企圖轉移內部注意力,中國人從清末被列強欺凌的慘痛,到了中共時代,中國人能忍餓肚子,但不能沒面子,沒面子那可是會丟政權的,代表統治失敗,民粹大於民生。

寧願不要裡子也要面子,對中國而言,被欺侮了這麼長時間,好不容易華夏中原民族政治再次統一,絕對要將這政權到人心的凝聚徹底鞏固建設起來,也是現今為外人詬病大內宣大外宣的源頭,也不幸的是國民黨輸給共產黨的關鍵原因,輸在內外部的行銷與宣傳,即使現在在台灣,國民黨至今仍看不到有什麼變化,只是不斷地被動改變。


以精神口號治國的年代,造成飢荒的中國,政權卻挺住了


毛澤東死後,鄧小平的務實市場派上任,經歷六四事件洗禮後,鄧小平採取經濟開放市場,政治維持極權統治的路線,造就習近平之前的經濟快速發展,這中間有個重要關鍵是鄧小平一句話「不折騰」,不執著某些原則規定,一心一意發展中國的經濟社會,也成為現在中國大外宣最大底氣。

中國的民族自信心重新在這個年代又達到了巔峰,但也面臨到新的問題,一直以來對於地域民族融合與政治權的衝突,是一直無法解決的真實困境,新疆、西藏、香港皆是如此。即便天朝再世,在全球化的年代也不見得眾心所歸。中國說他們不稱霸,但要看這個霸的界線疆域是畫到哪裡,是否能讓其他國家接受中國畫出的地理、經濟、文化等疆域了?

「稱霸」這個界線與世界各國的衝擊,也將會是中國民族自信心下一代的課題與挑戰了。他們站起來之後該用什麼心態去面對世界各國,達到與未達到的目的,中國人又該如何自處?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