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8日 星期日

傑克蓋的房子/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


探討心理與意識層面的電影一直是歐美國家擅長的題材。不知是否因為心理學與精神科學皆從歐美發展,這方面的探討在歐美等先驅國家較為成熟,另再融合宗教、恐懼或社會元素等,成為令人著迷的豐富劇本。


這類型的電影往往利用類似障眼法的拍攝手法,前導先讓你順著自己生活經驗的邏輯走著,後面再用另一種解釋的曝光轉折,告訴你原來你想的只是你所想看的,真正導演要表達的,卻是你想不到的卻又能被解釋的結果。像「穆荷蘭大道」、「靈異第六感」皆是類似題材。

在維基百科裡「傑克蓋的房子」被歸類為「心理恐懼型」的電影,探討的不只殺人犯扭曲的變態想像,也將人在內心罪惡的深淵的挖掘,如洋蔥般一層又一層地撥開。罪惡探討從表象的隨機殺人,到內在心理罪惡不斷想像的殺人行為,電影也挑戰觀眾內心對於罪惡想像的臨界點。

很喜歡電影的最後用了地獄的意象,重新喚回每個早已跟著傑克墮落到地獄深層的觀眾,再說明他的心不僅存在著變態的審美觀,以及貪婪自私的內在,他不僅是個以殺人為滿足收集的行為藝術家,卻也是從道德層面毫無救藥,連地獄也無法喚回道德良知的極惡之人。

回頭認罪與地獄的直接出口,地獄的最後回頭與墮落就只在看似咫尺的十幾公尺距離,只要攀過那看似不難爬的懸崖,卻看著傑克掉下萬丈深淵的地獄火口,罪惡最本源的無可救藥除了「魔鬼代言人」中的虛榮外,剩下就是貪婪了吧。

導演表現手法的冷冽,一貫地如在美術館看的歐美影像藝術,不著墨感情渲染的灑狗血,卻又精準表達意念,往往一個鏡頭一個概念就讓人難忘。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