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6日 星期五

危城/陳木勝



義理與利益(溫飽肚子)本就是蹺蹺板的兩端

因為《投名狀》敘述大場景的磅礡與兄弟情義的張力,同樣是陳木勝導演的《危城》宗旨圍繞在義理與利益的掙扎,香港實力派的資深演員劉青雲與古天樂、台灣的彭于晏,背景選擇如太平天國戰亂般的民初軍閥割據時代,大有投名狀模式複製的蛛絲馬跡。


可惜《危城》上映時碰上韓國《屍速列車》,整個電影討論的氛圍全導向《屍速列車》,使得《危城》的光彩黯淡不少。相信也是陳木勝始料未及之處,至少在台灣是如此。

但《危城》並沒有太令我驚喜的地方,比起投名狀只是個小品,有幾幕運鏡似乎向早年武打片致敬的味道,如彭于晏與袁泉一群人,最終會合前去支援普城,一行人騎馬會合出發的英姿,從袁泉的半身特寫立刻拉遠到全體甚至全景的運鏡。頗有此風。

彭于晏與袁泉的演技在大時代的背景當中顯得有些刻意與生澀,除了武打鏡頭,彭于晏飾演的痞子風格以耍帥為出發,在這部強調義理人性掙扎主題上,少了彭帥情感上的刻畫。袁泉飾演劉青雲的妻子,但似乎都以一號表情出現,宛如戴上面具演戲,在骯髒與都是大叔大嬸的農村中,她亮麗與不髒汙的裝扮,以及不夠張力生動的橋段,顯得有些「濯青蓮而不妖」。

不過《危城》探討的價值觀讓我思考許久:你是否願意為了自己維護的價值,即使可能犯上全體人的利益也仍然要去維護?

電影的選擇很簡單,是的,選擇維護所謂的公平正義,即使賠上眾人利益,也不要輕易推縮,退縮了得到苟延殘喘的機會後,所謂的壞人都是得到利益後會翻臉的,因此我們應該維護正確的價值,打死不退!

現實的生活呢?《危城》其實是現代社會的縮影之一,面臨到的是道理與眾人利益的衝突,尤其當自己是少數那方的時候,該不該堅持?

比如政府要調漲稅負或民生必需品價格,政府認為稅基多年未調整且與時代不符合,但一調整許多中小老百姓稅負可能增加了好幾倍。如果收入沒有增高,所謂「對的道理」硬要你從皮夾每個月再抽個幾百塊甚至幾千塊出來,你願意嗎?若增加的稅負自己忍痛吃下來,還有很多家庭是不是也吃得下來?吃不下來的那些人會怎麼辦?

這問題我沒有答案,有些事情不是對不對的問題,而是「受者」願不願意,是否有足夠資本支付所「道理」產生的風險?

道理正確但是肚子溫飽才是核心,沒人想一起苦哈哈過日子。回到《投名狀》中的時代,人民因為想要溫飽而搶官糧,卻又為了想溫飽又投軍,普遍人都只是想溫飽過個好日子。

《投名狀》中李連杰為了軍紀殺了家鄉跟來的違紀子弟,也反對劉德華為了實現承諾而私分軍餉,看那些飢餓的人,那些軍隊的紀律,利益與道理的掙扎,已經跳脫好人與壞人的界線,也存在於小人物與大社會當中的每個環境。

我們其實不斷在類似矛盾中抉擇。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