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6日 星期日

脫歐,脫去了那張虛偽面具

圖片來源:https://www.garybarker.co.uk/
我自己對於歐盟的見解,是重返歐洲於殖民帝國的的光輝榮耀。從1951年以來,二次世界大戰的摧殘,幾個國家開始聯合起來想搞好經濟重振歐洲,漸漸參加的國家陸續增多,甚至在東歐解放之後,原本國力較為貧弱的國家也搶破頭加入,歐盟漸漸從幾個工業資優生國家變成一個共享成果,共揹風險的政治經濟團體。

比較弱小的國家當然希望藉由參加歐盟,拉抬自己國家的經濟,共享其他國家的市場資源。漸漸這個團體發生了矛盾。有的國家開始思考,為什麼我這麼努力,成績這麼好,卻要一起分擔其他國家的經濟風險?反而讓我自己經濟發展無法有所突破,甚至發展受到侷限,如本次的英國與法國極右派。

原本經濟發展資優生的國家都被牽累了?也不盡然,德國近年在歐盟的強勢領導,也讓德國成為最大獲利者,「就像員工和老闆一起為公司打拼,但員工的獲利比例,肯定比不上老闆的獲利」(JOE的文章:財經分析,英國脫歐利大於弊)。英國也是資優生一員,心理一定想,我幹嘛屈就在這聽命於德國的主導?我自己出來獨立經濟體也不見得比你們弱,我還有更大的自主空間。

經濟學裡說到人性自私的假設,若是自己可以好,為何要跟大家一起不好?大到國家,小到家庭中兄弟鬩牆,人類的經濟行為都是自私的設定。三國演義中開頭說到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劉孫聯盟儘管電影轟轟烈烈,到最後還不是為了荊州利益撕破那張盟約。我如果自己可以好,又為何要與你共同沉淪?

那也就不意外看待這件事了。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