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21日 星期五

漫長等待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年~1918年,死亡人數約3880萬人;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年~1945年,死亡人數約7300萬人。第三次世界大戰?2019年~?年,目前累積死亡人數約340萬人,還在持續增加中。這次的戰爭跳脫了軍事戰役,而是人類與大自然病毒的戰爭。

小時候看著一、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等素材,都會想像那轟炸機空襲都市的場景,母親背著小孩,在大街上奔跑,天空數架飛機飛過城市上空,拋下一連串遠方看來像一粒黑米卻威力驚人的炸彈,城市大火遍布,屍骸遍野。換做現在的台北城,會否又遇到相同的景象?


小時候住在內湖靠近山邊,還會看到避難設施「防空洞」,長滿雜草青苔裏頭黑漆漆的防空洞,陰暗髒污的黑洞,我曾想像怎麼會有人願意到裡面避難?又什麼時候我們會使用到它。

慶幸地,我沒有遇到炸彈空襲的台北城,也沒有使用過看了就怕的防空洞。但一場隱形的戰爭卻悄然襲擊所有在二次大戰後,已經大致安逸70年的人類(儘管還是有些地方很不平靜)。也就是新冠肺炎。

這場戰爭牽涉國與國彼此間原本有的經濟聯繫,影響全球化的供應鏈挑戰,激化國與國心結矛盾浮出水面。所有國家都在用他們的方式,面對這場不像戰爭的戰爭。

在台灣,自2019年這場戰役開始,已經大致平安了將近一年半,但終於還是到了社區感染的一天,到這禮拜的每天幾乎超過200例本土,根本是去年我們在心裡自以為傲地看其他國家數據的場景,終於,還是有破口的一天。

進入三級警戒的台北,不能說空城,但在忙碌的上班周間,通勤的人比往常少了許多。以往客滿的公車,如今每天門可羅雀,公車到班準時率甚至還會提早,更不用說六點下班的捷運車站,像是即將收班的景象,班班下班時間的車廂中,多的是座位。

這是在上班時間的台北,是諸多幻想中從未想到的腳本,有一種非常不真實的感覺,雖不到末日感,卻似乎也有跡可循的味道。

天空中沒有炸彈,卻是看不見的病毒散在比炸彈落點還難預測的路徑上。躲避中不是在防空洞裡,卻是在自己家裡,因為危機感帶來屯積貨品的焦慮行為,依然出現。再加上時不時來的缺水缺電的狀態,十足感覺得,戰爭大概就是如此使人心慌焦慮,甚至數倍數十倍。

唯一能做的只是等待,安靜地等待這場戰爭過去,就像我看著兩次歷史上的世界大戰的年份,默默想著在當時戰火中的人們,如何在未知結束的時間裡,消磨他們美好的生命與時間。

沒個三年五載,世界很難從這場瘟疫後的戰爭回到2019年以前的樣貌,儘管青春凋零了,但只要活著,活著,還是能做很多想做的事情。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