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1日 星期一

亡者接引員


死後如果必須在陰間或天堂從事志業,我想要的工作內容應該會選擇接引亡者到陰間。在大雨夜晚走回家的路上我這麼想。

「亡者接引員」

接引亡者,是陪伴亡者靈魂不得不捨棄肉身後,從人間陪伴走到屬於亡者的世界。必須用一種超然的第三者,卻又需要了解與傾聽亡者對人間眷戀、遺憾等不捨情緒。也是對自己過去人生的贖罪反省。

接引員必須在亡者陽世簽證到期前接引靈魂到陰間。

倘若亡者靈魂無法於陽世簽證到期前順利前往陰間,接引員必須宣告任務失敗,前去接下一個靈魂。原本的靈魂則會非法困在在陽間,正所謂的孤魂野鬼,也因為困在不屬於自己的世界,因此也不能進行投胎轉世的程序。

每個接引員處理靈魂的方式不同,有的強硬有的溫柔,但目的都是要完成使命。接引員要與佛祖立下誓約要接引多少靈魂才能前往西方極樂世界或轉世投胎,每個接引員身上接引數量的多寡與身上罪愆而不同。

可能我就坐在亡者的床頭,或是意外的現場的柏油路上,靜靜地只能等待他們靈魂起身,向他們靜靜且溫婉地說明一切,然後接受他們情緒反應,我選擇旁觀陪伴,理解尊重,終歸在他們靈魂於陽世簽證過期前,得陪伴他們走入另一個世界。

所有人在陽間的時辰亡身地點都會在一定期間由陰間總部發送訊息給對應的接引員。

每接一個靈魂,都是一趟旅行,我們沒有神力,必須想方設法步行,搭乘交通工具,甚至飛機前往下個亡者的去處。

有時我們到達已經遲到,亡者靈魂已經出了肉身,遊蕩在外。我必須找到他們,因此準時或提前到達是相當重要的。

看到一個老爺爺在陽光燦爛的社區公園下,坐在長椅陪著他孫兒騎腳踏車,老爺爺一臉溫柔地像當天的陽光。我默默地走近,在長椅另一端默默坐下。

過了良久,我與老爺爺都沒有說話,孩童讓母親帶走了回家,公園的喧鬧安靜下來,只剩下樹葉沙沙作響。

老爺爺開口說:「是來接我的吧」

我說:「先生,對不起,我來晚了,您準備好跟我走了嗎?」

老爺爺默默點頭,然後講起他還對人間感嘆遺憾的眷戀,我只是靜靜地聽著他說完後,對他說:「您現在無病無痛了,讓我陪您走這一程吧,我們出發吧?」

老爺爺瞇著眼睛看著我,我的禮貌卻又帶著不輕易接近的尊貴,給他一種無形且不得不為的壓力,只好默默起身,跟著我的步伐慢慢前進。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