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0日 星期一

人生四十,要痛著並活著

40歲,只想一直跟你永遠窩下去
40歲,只想永遠陪你睡午覺

40歲的生日剛過了一天,起床後,聊到不知道什麼話題,說了一句:「今天開始是我下半人生的倒數第一天」看著高樓飯店窗戶望出去的市景。

跟朋友聊到下半生,他說希望體能下降的曲線是平緩,而不是逐漸陡下。如果人生80歲,已經在過人生的下半段,從身體的壯年到衰老,再到凋零。人生的下半段,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不斷追求自由的人生,經濟自由,權力自由等一連串在他人之上的自由,卻在追求自由的過程與手段中,無形地被過程、手段、道理與原則綁架。

感受日出陽光照在皮膚上灼熱後流汗的青春;在大雨午後能聽雨聲淅瀝滂沱喝上一杯濃茶的閑靜;上下班路上穿搭上代表自己行頭的自信滿滿,又或是在京都街道行走疲累卻仍無法遏止感動。

害怕面對對生活失去感覺,害怕我不再為什麼事情感動,害怕不再感受到痛楚與快樂,還怕日子痛著痛著逐漸麻木,即使痛著,也要感受活著。

越是追求,人生的自由猶如看不見底的隧道,看似遠方的光亮,卻仍行走在中間黑暗的大段距離,還有許久許久,靠遠方的光點給自己呼吸。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