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31日 星期日

匆匆那時,誠品敦南


誠品敦南店結束營業的最後一個週五夜晚,店門口擠滿了從未看過的人潮,書店與商場內擁擠的空間擠滿了來搶出清品或是來最後留念的人們。我在這裡從未看過有如此多的人群,更突顯了誠品敦南裡商場老舊狹隘的不足。


誠品敦南,代表了一個時代的印記,那個誠品發跡的精品地點,如今也默默收起當年不可動搖黃金歲月的地位。取而代之的是以更商場人流與百貨群聚效應的誠品信義店,書店變成商場的一個標籤符號,突顯來此商場的顧客有著不一樣消費氣質。

在記憶中,來過誠品敦南的年紀從大約高中與父母同來到40歲之前,我都會因為某些特別原因來到這裡。來這裡的頻率最高的目的大概是等人,其次是來找書或找資料,再其次是逛街。誠品其實對每個人的記憶可能不光只是它是個書店,它可能是一個駐足休息站,提供東區人潮在等候與無所事事一個相當好打發時間的空間。

也因為它從沒有拒絕任何來此動機的客人,它乘載了各種混雜的記憶與情感。對常在台北市東區商圈活動的人來說,它已經不只是個書店,更多人可能從未將它當成書店,它逐漸變成一種喜歡文藝符號標籤的場域。



存在的人事物總是如此,我們總是以為有許多充裕的時間可以陪伴,最後等它消逝時,才驚覺從未好好善待這份存在。

我總是匆匆來到這裡,為了別的目的短暫停留,總是習慣誠品敦南屹立不搖的存在,我還有大把或是無限時光享受從小到大這理所當然的空間。我總是匆匆地來,總是匆匆地去,就連今晚特別留給它的告別夜晚,也是如此匆匆。



摩肩擦踵的周五誠品敦南夜晚,迴光返照的人潮,是否大家也在紀念與感嘆,過去的匆匆,對待自己的記憶與所愛的人事物,原來也是如此匆匆。

下次,看見誠品敦南的地標時,它已經像是個時代與記憶過去的墓碑。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