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9日 星期三

2019,團圓,年夜


年夜,寫不盡的佳餚,寫不完的盡興。大家族的團圓,小家庭的團聚,滿滿桌菜,即使菜色舊樣式,團圓依然新意盎然。

今年就與父母親一家三口吃年夜飯,少了奶奶叔叔姑姑聚在一起的難得的熱鬧,卻多了些自在心安,可以穿的簡便地大快朵頤,可以少去避免不了的客套話題,可以少去餐桌成人般的敬酒禮儀,可以少去路途遠近飲酒是否過量的顧慮。


為了團圓,將吉利(貓)帶回去住了兩晚,難得一家五口又聚在餐廳一起晚餐。爸爸興致來了,跟我一起喝完一瓶白葡萄酒,吃不完的佳餚有母親常做的年菜還有外買的老協珍新角色,過年吃的不只是胃,更是視覺上享受的團圓。

母親總說要我學她幾道年菜,滷白菜、炒米粉與滷豬腳。近幾年總是越聽越覺得心酸,但又是下意識地趕快帶開這個話題。很多事情,我們總說下次再說,等下次想到的時候又是一年過去了,我們總說沒有時間,卻有著許多無所謂的待辦不停著delay人生原本說好的清單,回過頭來又會問自己,到底在忙什麼?

斛光交錯後,如往常在客廳泡茶看電視,微醺地看著父母親依賴無法割捨的新聞台,即使新年也依舊彷若資訊焦慮般地看著或聽著。這光景許久沒一起如此般悠閒。團圓不就是如此難得的平常,依舊彷如新,但願年年有今朝。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