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日 星期二

與淡水命運的繫結


那日看完電影,沿著淡水河濱走道海關碼頭,再走到淡水老街。第一次是反方向走在這條來了許多次的街道,近幾年淡水河邊的整治,加上那天午後的天空湛藍,讓我一度有來到國外的度假錯覺。

我想到我們家住的地方與「水」都脫不了關係。曾祖父家早年就在淡水,小學前我與父母就住在汐止,後來小學到高中時,搬到內湖居住,高中後又搬回汐止,直到現在我仍住在汐止。「淡」、「汐」、「湖」都與水有關聯,看來這輩子應該要逐水而居了。


以前與父母來淡水,總是再探望完曾祖父後急乎乎地在老街停車後買了魚丸包子後返家,又或是再看曾祖父前,停車在老街附近後,去溫州大餛飩叫碗餛飩麵配上他們總為我點一隻烤雞腿。

以前與同學好友來淡水,離開捷運站後,總在老街河邊來回,老街總是嘈雜髒亂,各種小攤販在假日林立。擁擠狹小的河堤,乘載早已無法容納的遊客數量,也無法靜心欣賞觀音山之美。這大概是早年對淡水的一些過往經驗,卻漸漸地隨著整治後改觀。


河水邊不再看到太多的髒亂與雜亂漁船,走路的空間也變大,植栽與路面規劃也經過精心設計,留下歷史許久的榕樹,也種植了具有熱帶度假風格的棕櫚樹。遠眺觀音山,淡水曾經是那麼熟悉卻又中間歷經了多少陌生,到現在卻有種割捨不掉的憧憬與冥冥宿命。

或許老了,在這裡買間高樓公寓,有個大陽台,可以遠眺景色,煮壺茶或杯咖啡,也是退休隱居的選擇之一。就讓我姑且沉浸在白日夢的美好吧!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