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9日 星期四

喚起不敢面對青澀悸動的恐懼〈牠-第二章〉


電影第一集裡面的孩子,過了27年後成長到我現在這個年紀。若是27年前,處於非青春期的童年,或我是在30歲前看這部電影,我的體認可能只停留在一群孩子驅逐童年恐懼心魔的過程。


電影主角雖然是一群孩子,但內心層面是一部拍給成人看的電影。

若說第一集拍出內心恐懼的心魔,第二集細膩闡釋恐懼的內涵。恐懼最大的表徵就是被我們掩蓋與不想面對的回憶,他們怕的其實不只是小丑,更是童年每個人會遇到的各種成長的難堪生澀。小丑只是這些不堪回首的回憶中,內心恐懼的代言人,一個從無形被具象化的敵人。


這部電影最觸動我的地方,是拍出遠離我27年,早已遺忘許久的「悸動」。我看著他們的故事,想起成長過程中,每個人都曾經經歷沒有自信的自己,與各種社交生澀的過往。那是一個可能被自己稱呼「魯蛇」的年代,因為缺乏自信的我們,不敢勇於做表達自己,企圖掩飾情感,顯得無法落落大方。

青澀的曖昧也是每個人的成長過程,成年的我,已經好久沒有感受到那種悸動,是我們讓那些隱晦曖昧藏在內心的瓶子,然後又將他放在盒子裡,然後還加上了鎖,再把它丟到海底,隨著往來泥沙逐漸掩蓋,直到變成地底深處的一部分。


終究,每個人都還是要打開屬於自己的潘朵拉的盒子,像潘尼懷斯般,你可以擺著他27年,但一輩子你終究要回來面對它。不論故事的結局是不是如自己想像般,有努力過都值得在人生留下核可的印記,但至少要努力過。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