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8日 星期日

在難忘與遺忘之間:國村隼


花瓶,欣賞的主體究竟是花還是瓶?若說瓶是主體,恐怕一般人看法分歧,畢竟瓶是著重實用性,以乘載與襯托花的美。但若主體是花,若瓶俗氣,也襯托不出花的雍容華貴;若主體是瓶,瓶仍庸俗,也襯托不出花精巧大度。

談起國村隼,若電影裡的主角與配角是花與瓶的關係,國村隼應該是那種最質樸,無形間卻又特具風格的花器。他曾經因為電影「哭聲」獲得韓國青龍獎最佳男配角,也曾在昆丁塔倫提諾的電影「追殺比爾」飾演被劉玉玲斬首的黑道頭目,演技早已受到國際名導肯定,可是在網路上搜尋他的資料卻是少之又少,也很少有文章討論演技如此精湛的他。


最近火紅的影集「全裸監督(AV帝王)」正也找他飾演失意黑道最後重振雄風的狡獪黑幫大哥。許多關於日本黑幫電影常找他演出,被北野武相中演活「極惡非道」中奸詐險惡黑幫頭目的要角,演出的那種壞,是觀眾熟悉的不學無術無賴模樣,那種奸險也讓觀眾在短短電影篇章中也恨之入骨。

圖片來源:全裸監督
我很難忘記國村隼在電影中銳利的眼神與維妙維肖玩世不恭的舉止,比起一般人比例還大的眼睛,卻又不呆板地表現許多情感神態,不須過多的妝容也能捕獲觀眾的注意。國村隼在戲中眼神的應用,對我來說不亞於我對艾爾帕西諾(Al Pacino)與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的教父等級,卻在日本影視文化裡只能是襯托年輕演員的花器。

圖片來源:極惡非道
因為有國村隼,才能讓電影「哭聲」感受到法師自然令人不寒而慄的氣息,看過一次就難以忘懷的恐懼。在「全裸監督」的他,演活後昭和時代老黑道的文化與不能被其他人揣摩的一舉一動,讓山田孝之具爭議性的色情事業中,成為亦正亦邪看不見底的黑手,成為第二季可能危機四伏的伏筆。也在「極惡非道」中演活奸險狡詐的黑幫頭目,成就北野武大義悲壯的英雄宿命。

如果看過國村隼的電影,如果你注意到他了,大概也很難分辨出,花瓶,究竟是花美還是花器美,還是花器讓花更美了。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