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

吉利住院記


吉利住院了!那個週五晚上我看見吉利無法順利排尿,一直努力在各種地方用力擠壓膀胱,設法想排解膀胱的壓力,那種痛苦也讓我整晚擔心地幾乎徹夜未眠。趁著動物醫院一早開門,就立刻送去治療。診療後發現是尿道阻塞造成膀胱炎,做了緊急導尿手術,醫生也當場宣告要住院三天觀察。


那天中午,與母親一起去餐廳幫她慶生,由於擔心得一夜未睡,實在有點心不在焉與食不知味,不知吉利在手術過程是否順利。

回到家小憩,頓時覺得一切好「安靜」,開門少了一個傢伙在腳邊磨蹭,也少了一個傢伙無時無刻靜靜地看著你跟著你,也少了一個傢伙隨時都要在我旁邊睡著。貓,已經夠安靜了,但此時我才知道他不在時,那種寧靜,好沉。又回到四年半前,一個人獨處的時間,原來是這樣寧靜寂寥,好久都沒有的感觸。

小睡片刻騎車去醫院看術後的他,一走進籠子看到虛弱的吉利戴著頭罩,身上綁著網狀固定繃帶,打著點滴插著尿管的樣子,一聽到我就微弱地呼喚我,當下眼淚差點止不出,也止不住不斷湧出的心疼。



但醫生說手術一切順利,我輕撫著他讓他閉著眼睛睡去後離去。這是吉利第一次住院,一個人(已經把他當人)第一次在陌生的地方度過夜晚。

住院這三天,每天都去陪他一會,看到他精神越來越好,但排尿還是不太順,有些開心但仍然有隱憂,但心裡最期待的還是帶他回家。

到了可以帶她回家的當天,當醫生宣告可以帶她回家時,儘管還要吃藥甚至打點滴,對我來說卻鬆了一口氣,卻也得迎接另一個挑戰,畢竟他還沒完全康復,甚至有可能下次要動更大的開刀手術。即使回家後的這兩天,我依然隱隱擔憂著。

我的擔憂是希望他身體舒服,像掛心著家人般,不到個好結果總是放不下來,真的在我心裡,他已經是個家人,在這場大病後,像是一起患難的考驗,只秤得他在心裏的份量著實地跟他體重成正比地沉。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