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

台北的某個地方



某天的工作相當不順利,會議結束後我獨自處在靜僻的茶水間,望著街景不敢回位子上,只為了想要沉澱與收拾剛剛的挫敗。那時,主管傳訊的簡單安慰也依然無法平反在氣頭與挫折上的我。我看來嚴肅緊繃的表情,深層地往內心裡看,卻發現內心已如流淚過後的疲憊。


下班時,無神又直覺地挑了陳綺貞的專輯「沙發海」來聽。這張專輯當初買來時,覺得一如過往專輯的平靜溫和,當下起不了什麼漣漪,卻在此時聽了「台北的某個地方」時,卻深深地觸碰到椎心之痛與孤獨。

「有人在嗎?我一個人唱著,有人在嗎?我自問也自答,有人在嗎?明明是我們的家,為何聽不見你的回答?」

原來順境的時候,聽陳綺貞,早已脫離那久違內心的孤獨、寂寞與無助的頻率許多。那天無助的自己如同沙漠裡的收音機,全世界似乎都接受不到我的訊息,好久,沒有那種內心如淋過傾盆大雨般的狼狽。那時,整個這麼大的台北,似乎都沒有可以容下我的角落,只能堅強地站在那裏無助卻不能倒。

逆境時,才知道陳綺貞,像一陣微風。順風時,感受不到,逆風時,卻能感受到他溫柔的輕拂。又一次,被他征服,想到她與小虎分手的新聞,曾經我想著那是多麼堅定情感的標榜,讓我真的感受到碎心的失望難過,我還是沒辦法像他,對於人生每一種處境,都能有理性客觀的詮釋。

謝謝你,綺貞老師,一直都在。

卸下武裝的自己

我跟他說的一樣,好久沒哭了

沉浸在失敗裡,學著再從失敗裡站起來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