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8日 星期二

鐮倉物語/DESTINY:The Tale of Kamakura


距離東京市中心約一小時左右車程便可到鐮倉。這地方直覺讓我聯想到的只有鐮倉大佛的印象。電影中一色正和與新婚妻子亞紀子婚後從東京回到鐮倉家鄉居住與工作,回途路上電影將鐮倉著名的景點特色在路途中用一種懷舊樸實卻又悠閒的方式呈現。拍出鐮倉就好像義大利阿瑪菲海岸般,既有古文化也帶有悠哉居住現代氣息。


這個與奈良可以並稱的古都,電影中將鐮倉描述成一個與妖魔鬼怪和平共處的城市,像是陰間與陽世一個過渡的灰色地帶,見怪不怪。我看到後半段才了解,所謂陰世世界的樣貌形象,都是隨我們的想像意念而成,談的其實是「相由心生,境由心轉」。在你的意念裡,用想像建構出來的主觀世界,與其他的靈體溝通著。



「相由心生,境由心轉」概念除了用在黃泉之國的場景外,另一個則是破除對當世負面概念的翻轉,電影用了「窮神」突然跑到一色與亞紀子家來闡釋。一般來說,大家都不喜歡窮神,被他纏上了總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一色就扮演一個對窮神敬謝不敏的態度,如同在觀眾席的我們。亞紀子反而將窮神也當作是神,甚至一般人對待,請他吃飯,跟他交換物品。種種眾人不敢顛覆的行為,對亞紀子這卻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對她來說善意愛心對待一個「神」,無論背景位階,出自於善念,終歸得到善緣。


電影後半開往黃泉之過的列車,途經三途川的場景,以及像中國山水怪石璘珣,卻又像九份沿山壁疊床架屋的不規律山壁建築,像極神隱少女的場景。少了千尋與無臉男,卻多了天頭鬼與窮神的奇幻國度,顛覆與挑戰對於陰世黃泉人們腦海中負面情感與印象。不僅僅是奇幻,也鼓勵著善「念」觀世。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