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2日 星期六

夢境》獻祭者


因為某個議題,在台灣的社會上產生眾多紛擾,在社會動盪的狀況下國家舉辦了一場21世紀民主國家獨見的封建獻祭儀式。儀式地點選在一個兩層樓高像里民中心不算太大的會場,二樓是迴廊環繞整個會場。


獻祭儀式是活活將人上吊的絞刑。

我與我的另一半也參加了獻祭觀禮, 擠滿人潮的會場,拉出來的被獻祭者竟是我久未連絡的老友-闊!但他的表情是自願式的愉悅,卻又帶些迷惘悲戚,像一個被藥物控制後的反應。台上主持人在鬧哄哄的會場戲謔地說了些什麼,接下來竟請出了蔡英文總統啟動儀式。只聽得總統在台上含糊地說了些冠冕堂皇感謝犧牲的字句後,拉下了儀式的機關。

現場帶著肅靜等待死亡發生的剎那卻又帶著一絲嗜血快感的氛圍。與絞刑不同,機關將五花大綁的他從頸部用繩子拉了起來,然後有個機器懸空了他的腳。

但,原想很快結束的儀式卻變了調,受祭者昏厥過去,臉色鐵青,整個死亡過程變得很冗長。當主持人試著晃動闊的身軀,竟發現仍有生命跡象時,台上的人們不知所措,台下觀眾漸漸因不忍卒睹死亡過程的殘忍逐漸離去。

最終儀式單位企圖挽回這場儀式的正當性與莊嚴,決定仍以傳統絞刑替代這場鬧劇,不惜犧牲一條性命。原本拉起他的繩索轟然將他重重放空,最終結束他的生命。

我無法忍受目睹這樣殘忍的場景,憎惡地想從人擠人的會場中離開,卻又不斷想關心闊的狀況,在人潮中最終被擠出了會場外。最終仍看到死亡的畫面。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