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寵悟


年紀越大,看過的生老病死越多,固然人的居多,人身旁的寵物卻也不少。

光是自己就經歷了四次家裡寵物的離世,最早的一次是意外走丟,其他兩次則是病逝,對我來說最痛的是第一隻混血狐狸狗,他就叫「吉利」,那時我才國中一年級。當確定找不回吉利時,我坐在陽台嚎啕大哭,希望大哭能掏盡那份悔恨,不安、不確定性與人事已非的事實帶來的難過。

當第三隻家中寵物馬爾濟斯-「漢寶寶」中年突然病逝時,看到母親當天早上從動物醫院領回孤獨冰冷的遺體便直接帶去火化,一路上媽媽抱著他,就像他睡著一般。後事結束返家,母親走回房間便坐在床上悔恨大哭,邊用拳頭捶著床墊,邊哭喊著「都沒有了,都沒有了」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常常冷靜的母親,失去摯愛後那樣的悔恨難受。

親人的難受,不忍的是看著親人的難受。

朋友養了十幾年的拉不拉多這幾日也離世,有著幾面之緣的尼莫,有著非常親切的個性,完全懂得主人一言一語的靈性,彷彿去了幾次朋友家,感覺他不像是狗,而是有個老先生邊睡邊吃地陪著我們一起歡笑暢飲。看著尼莫的眼睛,回想起自己被陪伴過的與現在陪伴自己的寵物,他們與我之間有著一種主人才懂得的靈性,有時這個靈性老到來你家的朋友都會感受到,他已經像是人的靈魂陪伴著彼此。

我其實認為寵物要離世時,他一定希望我們好好過生活,我們也一定會祝福他有個更好的來世,我們都希望無憾地陪他走完最後一個夜晚。不捨的是,當我知道你一定不捨時,又喚起了我也那樣不捨的記憶。說真的,也隱隱痛著。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