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7日 星期四

大嶺腳下2/秋林


空曠山林中,四周芒草密布的小徑末端,一間綠瓦紅磚的平房,牆磚已斑駁帶些破損。屋內有著幾張黑檀木中式靠背木椅,屋的內在卻雅致,還有一壺正燒地滾燙的水壺,不斷從壺口冒出著煙,屋內簡樸中卻充溢著溫暖。當我聽著這張音樂,遐想的是故鄉的想像,鄉村的情懷,卻不曾經驗過。


漂泊的遊子,遠離家鄉與家人溫暖好一陣子時,在外歷經挫折後,想家了。一種離愁的清新卻又哀愁地延伸長長的聲調,唱出想像中離鄉背井不好說出的離愁滄桑。

一個聲調轉折,清新帶有漂泊哀愁的歌聲,也讓我掉入那不得已離異卻又不好說的坐困深愁中。唱到了一個傷心,在「如果,走遠了」中,那是寫實用聲音表達出的愁與傷心。

隨著年紀,音樂不需要聲嘶力竭的大情大愛大悲大痛。一個平淡的轉折,反而離真實更貼近真實心的所在。不算美的滄桑反而唱出真切與真實,即使我聽不懂客家話,我在整張音樂中躺在一個似乎離我很近的真實中,反思體會沉澱我的心。

謝謝秋林的歌聲與吉他。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