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7日 星期日

白晝之夜初體驗


嚮往著白晝之夜當年初次辦展對我來說的震撼,想像著在深夜看著表演那孤獨又富足的自在,前往白晝之夜初次體驗後才知道自己的身心有多禁泅著。

我看著新勝景掌中戲團以絢麗的光雕投影技術,創新了我對布袋戲的認知,看著那如漫畫中單格特效直接出現在光雕布幕上,我卻沒能隨著身旁眾人驚呼連連,大聲叫好。只是內心還掛記著四周環境,疲累的雙腳等俗務,精彩只是隨著那些心裡在意的俗務,變成平等的其中一環。

來到爵士廣場上意外闖進「週一學校」帶來的舞蹈互動啟發,台上舞者以互動的方式要台下的我們忘記姿勢的美醜,以自己的方式隨著自己的心意去跳動,去感受律動與節拍,我卻如何也無法不惦記周遭人們可能的眼光,以及自己律動感的不協調的自卑,只覺得處處不自在。

一場應該讓人冷冽清晰且自在的展演,對我來說,反而看到自己掛記太多乘載太多的心,處處的束縛,不知為何的不敢開心跟著群眾吆喝,不敢跟著群眾與舞台上的帶動一起擺起肢體,只能傻笑帶過不自在的意外闖入,然後離開時才驚覺自己大汗淋漓卻不是因為活動的肢體擺動,而是不自在的緊張情緒。

人不知不覺總習慣駝背,卻忘了讓自己抬頭挺胸昂首闊步的自信,駝背是一種禁泅後的後遺症,以為自己不會得到,無形間可能在與人的互動之中,才知道自己也被自己禁泅著,然後逐漸佝僂而不自知。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