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 星期六

穆荷蘭大道/Mulholland Drive



人說夢境,像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是日常生活在潛意識的投射或隱喻,卻又聽說夢境的人事物似是而非,卻又與現實生活每每相反。夢境,終歸一句,究竟是慾望與擔憂投射相對面的鏡花水月。
評論「穆荷蘭大道」是大衛‧林區導演的超現實題材電影,對我來說他其實是「超寫實」。寫實的是對於如何完美呈現西方版的鏡花水月夢境的詮釋,夢境與現實卻又緊緊相扣環地隨時可以翻轉對照。

在夢境中,投射了現實黛安想拋去舊的自我,成為一個人人稱羨的貝蒂,愛著她現實無力掌握的因此投射於夢境的失憶艷女麗塔。在夢境中被惡整的導演,投射了現實中搶走黛安所愛的報復,最終卻為夢境中的貝蒂所意亂情迷。每一個現實的角色在夢境中都是一種慾望的投射,有些人說這電影是驚恐懸疑的惡夢,我卻覺得這是一部很浪漫的美夢。

因為現實無法得到的事物,只能投射在夢境尋求想像的慰藉,一切都如片尾他們看到的劇場表演所要傳達西方的鏡花水月:一切都是預錄好的。你以為他在唱,其實他沒有,他只是假裝配合預錄好的情節,讓你以為他在演出,也有如佛家說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大衛‧林區在夢境與現實傳達一種在夢境中的報復投射,具東方人的禪意思維。夢、鏡花水月終究是一場空,是一場預錄好的表演,非真實。

在拍攝現實夢境的手法上,正反的銜接之巧妙,以及最後打開夢境潘朵拉盒子的鑰匙,把前大半部分的夢境轉向到現實的解釋,做了完美的現實與夢境的循環對照,一切最終終歸戲裡最後一句台詞「安靜」,作為一個「空」「虛無」的結尾,美極了。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