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夢境》危樓


有著數棟大樓構築的偌大社區,大概屬於二十幾年的屋齡,都還是使用小小方正的磁磚作為壁面與地板。大樓間彼此有連通道,可以從A棟通往B棟或B棟通往C棟,路途經過的是一戶戶的門扉,陰暗的傳統日光燈,灰澀的壁面與鑲金邊洗石子地板。

我從地下室搭乘電梯直往大樓某處,電梯快速行進到一半時突然失去動能停電!伸手不見五指,我緊張地快速按下別樓層的按鈕也沒有反應,靜謐的黑暗彷彿有種將被吞噬的恐懼。我按下與警衛室的通話鍵,通話孔那端傳來警衛慢條斯理卻又有條不紊地說明接下來的操作模式,彷彿類似的事件他早已見怪不怪。

依照警衛傳來的指示,像按著密碼般跳按電梯樓層按鈕,電梯突然快速啟動且飛奔又失控地往上跑,當要到達我要的樓層時,我才發現電梯的門一直是開的,停住時正好卡在樓與樓的中間,要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還在猶豫之時電梯又快速如鬼魅般向上衝,這是殺人電梯!我心想。

我跑在社區中庭的磁磚上,不知如何那逃出電梯的我顯然驚恐未定,華燈初上,社區的路燈亮起,夢境時分大約晚上七點,驚醒後的我看了手機上的時鐘,停在半夜兩點十八分。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