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虐犬/蘇匯宇

光‧合作用-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
蘇匯宇的「虐犬」作品,我卻聯想一個形容詞-「窒愛」。是啊,我們都要喘不過氣來了,那些被形容成光怪陸離的報導,那些世俗鄙棄嫌惡的偽善,都讓那個年代的愛,扭曲成一種壓抑窒息,直到這個窒息失控。
這種愛是殘忍?還是一種美麗?在那夜晚的房間中,那密閉塑膠袋中一進一出的呼吸,隨著氧氣逐漸減少的難耐痛楚,到在精神層次壓抑的爆發,整個窒息的快感,是現實不滿與逃避下透過情慾的發洩,直到失控,直到這份愛窒息了。

我將你的肢體折起,溫柔地裝在箱中,曲折你的骨骼,皺褶你的皮膚,然後望向窗外的陽光,在那剎那我的靈魂也與你的肉體看不見太陽。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