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

【京都】心亂難纏秋之南禪


離開真如堂,轉了公車到了南禪寺一帶,這裡腹地大視野遼闊,會發現到住民的房子大都不是集合住宅而是獨門獨戶的透天厝。這裡已經屬於京都市區的東北方,來過京都三次的觀察,越往京都市區的北邊,市民的氣質與生活氛圍更顯雍容,尤以金閣、銀閣一帶更是如此。


南禪寺表參道上的餐廳也不再是一千日圓可以打發的價位,多的是懷石料理以及獨院餐廳。我們當然不是以享受高貴美食為出發的旅行為目的,卻可推測南禪寺景點地位的不凡。唯獨上次在表參道上有間餐廳的套餐約一千五百日圓,但可惜不知什麼原因當日沒有供餐,只能坐在餐廳一樓喝咖啡吃點甜點果腹,沒吃到預期中的午餐卻為之後路途上帶來了驚喜。

一入南禪寺院區,高聳的山門下棵棵楓樹引起母親驚呼連連,隨即一家人開啟自動解散拍照模式。儘管遊客不會密集到摩肩擦踵,卻要一顆寧靜無人的鏡頭只是妄想罷了。因此從南禪寺、水路閣到南禪院,很可惜並沒有留下令自己感動的照片。



唯獨要付費的南禪院,裡面的池塘與四周高地落差的楓樹,剛好是人多擁擠的南禪寺中的世外桃源。原以為放晴的天空又下起雨來,雨點打在寧靜的池塘水面,倒影增添了生態,四周茂林聳天,院外人聲雜沓,南禪院楓葉池塘的靜謐更顯得難得珍貴。

我們空著肚子在中午時分離開南禪寺,慢慢沿著旁邊小路走向下午預計的哲學之道,我卻擔憂著找不到中午的餐廳,雙親體力何以為繼的問題,自己旅行跟帶別人旅行,心境上終究是不同的。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