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文化評論】看讓座:因禮而讓,非禮勿讓


一直以來台灣的讓座文化都是被熱烈討論的議題,該不該讓座?用什麼標準讓座?什麼時候讓座?這個在公車與捷運上硬梆梆說不上舒服的座位,卻成為列車乘客覬覦與坐的膽戰心驚的來源,唯一讓自己舒服的方式就是,一路站到底,誰也不欠誰。

這次北一女同學因為身體不舒服沒有讓座,而被婦人拍照上傳並辱罵的案例,讓我曾想到有一次上班時間坐捷運,因為我從頭站搭乘,坐在車廂內連通道旁的三連座位(這個不是博愛座),那天從南港坐到台北車站,坐著坐著不禁打起盹來,漸漸列車開往了鬧區上車的人也越來越多,等過了善導寺站後,我醒來驚覺發現我前方站著一個大腹便便的孕婦,當我發現往上看時,他也看了我一眼,他應該認為我在裝睡,但我沒有,或許有些人與我一樣有當下被怪罪感的無辜情形。


我常也在周遭聽到一些孕婦抱怨過他們搭捷運卻沒有被禮讓的言語,我心裡卻為那些「被講成沒有讓位」的乘客「越來越感到無辜」。我曾看過一篇新聞,一個乘客搭乘自強號買了對號座位,卻被上車買站票的老太太要求讓位,不讓位還被罵成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兇徒,我有時想你罵電視新聞上的殺人歹徒都不見得罵得這麼兇狠,卻對買座票的乘客如此是否太刻薄了呢?

為什麼人們總是很偏激地都要惡化他人的動機,有些人不讓座當然會有惡意不讓座,有些人可能不好意思讓座,有些人真的不方便讓座,有些人真的沒看到!但很常時候人們都歸類為這些人都是完全惡意不讓座,不管你坐的是否是博愛座,而且那種惡意還會牽連上人身攻擊與標籤文化,如北一女的制服就是一種利用標籤的反諷人身攻擊,或是你戴著一個LV的包包沒讓座會被講成有錢沒文化的人,或是你穿著球衣沒讓座會被說成運動發達四肢健全卻沒道德的人。

這樣公允嗎?

另外讓座文化,是優先禮讓給行動不便的人,大家都只專注於「讓給行動不便的人」卻沒有注意「優先禮」這三個字。這三個字即代表這不是被必須個規範,這是發自內心的表現,人家給你算你賺到,沒給你你要自己堅強的意思,你也不能因為對方沒有觀察到你心裡憤怒或是行為不便,而公開像這位婦人公開於臉書攻訐,你不爽,放心裡就好,你再不爽他再不讓位你也沒有任何法條可以把他抓去關,因為我的認知這是發自內心的道德勸說。

有時候,台灣的人美在你即使不符合規範上博愛座的條件,還是有人會發自內心讓座給其他人。比如年輕人帶年邁長輩或小朋友上車,有些人會讓座讓兩位可以坐在一起。有些人提了重物,有些人會讓座讓他們方便,這是貼心的美,他不用你刻意去瞪人,故意站到別人面前大口呼氣,美德自然就會在無形中展現,而非得形塑一種脅迫的氛圍讓人不舒服到最後「連想讓座的人都氣起來乾脆不讓了」。

即使事後卻公開抱怨抒發一己自私的憤恨,更多人看在眼裡他說不定也會覺得,我才不要讓位給你這樣的人呢!

這樣又何必呢?

我還是要說博愛座與讓位這件事情是「人家給你算你賺到,沒給你你要自己堅強」。每個座位都因為他買的票價事先被規定好使用權,比如高鐵、對號座的火車。或是每個座位都是公平公開的,因為每個乘客的權益都是應該被公平對待的。若真的覺得自己需要坐下,可以禮貌主動說出請求,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還是會讓位給需要的人,大部分的人不是完全自私,他可能只是沒察覺到需要的人的需求。

優先禮讓給需要的人,這句話有些人只選擇解讀為「無條件讓給需要的人」而忽略了「優先禮」與每個乘客公平的權益的觀點。也不該把道德當成保護自己利益的寶劍,去攻擊不符合自己利益的人,那是一種虛偽,若真的有需要不妨自己禮貌且溫柔地開口吧。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