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人生隨筆】惡夢


我常做惡夢的時段有兩個,一個是假日在客廳沙發上的午睡,一個是周間鬧鐘響起前一小時的淺眠。

所謂的惡夢,不見得是鬼怪類,最常夢到的是其實內心裡最擔心害怕的事情。你們可以說「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啊」之類其實交代了場面話卻毫無助益的事情,就跟人死了你跟對方家屬說節哀,或是人家失戀你跟對方說別難過一樣的令人覺得麻木。

一如往常,我與家人坐在餐桌前用餐,坐在我對面的爸爸一直說他禮拜三中午想出去走走,在旁的媽媽卻一直反對,說盡各種理由說服爸爸不要出門。


一開始我幫著媽媽說服爸爸,一直以來我都是以媽媽意見為主,但爸爸這次很堅持,不論媽媽怎麼說或是我怎麼勸,他最後說他只是要禮拜三中午出去散步還爬山,我開始反過來聆聽爸爸的需求,反向跟媽媽說,爸只是想要去走走而已,你讓他去嘛。

我轉頭向媽媽說話時,發現他與爸爸的堅持不相上下,怎麼講他們總是有自己的理由反駁我,最後我激動地拉著媽媽,捧著她的臉,發現她已蒼老地滿臉皺紋與神智不清。

醒了。

我一直很怕面對逝去與老去議題,逐漸失去黃金歲月的我,不知不覺也擔心了青春,擔心那些正值父母親壯年的美好回憶從此要抓取卻一絲不剩。生死議題不是生與死單獨的結果議題,還有那些正在凋零與變質的過程,當你觀察到那一絲絲的變化時,你會是什麼感覺?或是那眼睜睜地看著花開花落,是否能夠像標語上寫的「拿得起放得下」般的意境?

生死,離別。知道這世界每盞蠟燭都有熄滅之時,最怕不是火起,也不是燈滅。而是看著她逐漸成長,逐漸盎然,逐漸凋零,逐漸逝去,直至黑暗的遺憾感嘆。

因為會痛,痛著並舞著還在學習發自內心的笑著。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