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6日 星期日

【札記】敦南林蔭上我忘了什麼是愜意


辦公室又搬回了14樓,這個曾經度過無數心路歷程與驚滔駭浪還有流下眼淚的樓層,走了一圈又搬了回來。老地方早已也不是原先的格局,一整層的大辦公室切割成好幾個辦公室,只為了彼此不干擾,卻有了各立門戶的生疏。

茶水間也獨立門戶了,舒服的茶水間的確是忙碌之餘,可以短暫放空的好空間。直眺敦南林蔭大道,看著台灣欒樹四季葉子由多到少,由少到多,枯萎後重生後再枯萎的年年循環,這裡始終不變地見證我進公司的時間歷程。


煮了杯咖啡,對著窗外林蔭大道發呆些許,奢侈的安全島上,一位女士以非常緩步的速度溜著狗。以往我總是匆匆瞥過,那日,不知為何因為這幕呆呆出神。

多少時候,我已經忘了沒有時間壓力的散步?總是催促自己忙碌、不論瞎忙也好,在工作幾乎是一切下,事事要求提早與準時,看到溜狗女士的散漫,心神不經意地跑到她身上。

那緩慢腳步的感覺是什麼?那陽光灑落在身上的溫度是否和煦到想睡覺?是否現在在想的是晚上要吃什麼再平實不過的問題?慵懶的節奏是什麼樣的組合曲調,我忘記地令我震驚。

用忙碌充當現實生活空虛的藉口,是自己不願意面對的空乏。女士的背影漸漸地消失在大樓建築的視線死角,我很難抽離眼前的呆滯,我也沒有時間呆滯,戴上面具繼續演出下場戲。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