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

【札記】養貓人生

所謂的貓奴,趣味的地方在於總是在猜貓在想什麼?

假日睡得晚些,睜開眼睛時吉利君(我家的貓)已不在床上,想也知道是跳到八角窗的窗台上,自己將窗簾拉出一個空隙,將自己塞在窗戶與窗簾中間,看著窗外景色捕捉他所謂世界各地新聞加曬太陽。


當我伸懶腰時,他卻又從窗簾縫中鑽出後跳到床上開始在我旁邊呼嚕呼嚕,大意是說「你總算起床了,我等你很久了耶」的意思,起床後開始準備早餐同時,他又會在我腳邊邊走邊蹭,依照經驗他也是在討早餐吃了,當我跟他說出早餐密語時(因為太幼稚所以不能寫出來),他會發出聲「好~」的撒嬌聲,這時就要幫他準備他愛的小魚乾給他飽足一下。

所謂的貓奴,趣味的地方在於總是在猜貓在想什麼?還有要體會他的任性。狗總是很直接表達他的情緒到他的行為,貓有時很間接,他會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吸引你對他的注意,然後又要去猜他要做什麼?做錯了他還不領情,做對了你也看不出她開心的樣子(狗就會一直搖尾巴)。

猜測貓脾氣與面對任性的過程,宛若有時跟一個小孩相處一般,一個人養貓難怪更激發人類母性與父性照顧潛能,然而看著他卻如此依賴著,許多的不捨與關愛還有掛心,變成了一個寄情的行為。

講著講著,他又在我電腦前睡著了,今天早晨陽光耀眼氣溫回暖,適合在窗台慵懶曬太陽的好時光。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