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3日 星期一

棕鼠與黑貓

我右手下意識地再度拿起厚厚的書本,快速往牠的臉拍落,只聽見牠喵嗚一聲慘叫,從高樓墜落...

我起床了,慣例性地吉利君(我家的貓)又跳到八角窗台上,準備凝望窗外的動靜。我走到窗台邊拉起窗簾,外頭陽光鋪滿了眼簾,是個好天氣!


突然吉利君不斷對著紗窗搖擺著身體好像想要跳出去,我緊張地把牠抱下窗台,深怕牠衝出紗窗從高樓躍下。我看著紗窗以及窗外,找尋牠想蠢蠢欲動的動機。我發現紗窗上破了一個十元硬幣的洞,正當我趨前雙眼細看時,一隻全身棕毛只有鼻尖到頭頂是一道白毛的老鼠,猛烈撞擊窗戶並想鑽進紗窗的洞。

牠猛烈地張開了口,伸出了尖銳門牙想把洞咬大一點讓自己可以鑽入房間,我除了驚嚇也擔心紗窗根本承受不起牠衝撞力道而毀壞。下意識地想把她打落窗外,隨手拿起一本厚重的書準備從紗窗的洞朝著牠猙獰的臉打下去時,我也不管我處的是在十一樓的高樓層,打下去牠就會從高樓墜落,此時窗外雨遮從十樓爬上了一隻黑貓。

黑貓的出現,讓老鼠更慌張地啃咬紗窗,我不知道樓下的家裡怎麼搞的,髒亂到讓老鼠與貓肆無忌憚張狂奔馳。黑貓瞬間咬住老鼠的臀部,老鼠從張牙舞爪地猙獰到吱吱慘叫地哀嚎,我開始同情起老鼠的處境,老鼠臀部的血滴落在雨遮,倏地老鼠消失於紗窗而快速墜下,我想應該是被黑貓攻擊已然斃命,我鼓起勇氣再度趨前往下看這場屠殺的結局,我以為一切都會歸於太平,我什麼也不會看到血腥與骯髒還要打掃狼藉,卻事與願違地看見老鼠的屍體委靡倒在雨遮牆邊上。

我也不管鄰居怎麼想的,想把老鼠的屍體從雨遮上用棍子丟到大樓下,就在我打開紗窗握住棍子將老鼠的屍體一步步移到雨遮邊緣,就在屍體即將掉落時,老鼠卻醒了過來並哀號著,彷彿哀求我不要讓牠死亡,憐憫的心頓然從厭惡到憐憫再到厭惡又到了憐憫,如此矛盾與優柔地讓人糾結。

乍然,我以為任務結束的黑貓突然從與十樓雨遮下方跳向我,我再度驚嚇卻也看清黑貓的長相,一隻黑色,一隻藍色的大大眼珠,看不出是否具有敵意,我右手下意識地再度拿起厚厚的書本,快速往牠的臉拍落,只聽見牠喵嗚一聲慘叫,從高樓墜落...

晨夢往往最寫實,賴床時今早的夢宛如夢中夢。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