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4日 星期日

攝於:台東市森林公園。


小時候拿到新的遊戲或電玩總覺得玩的時間不夠,一大早睡醒就想爬起來給他玩上個一整天,但往往未能如願地被約束。

長大了,卻變成沒有時間或心情玩,或玩的若有所思,或玩的心驚膽跳。玩到跟沒玩到一樣,反而還多了許多不安與負罪感。

從外人的角度他們總覺得這是很容易解決的問題,你只要不去想它,你只要不要去做什麼什麼,自然這些煩惱根本是我自己自尋煩惱。

我覺得他們沒錯,就像我看別人的問題,總覺得很輕易看到一個決策點,但那個決策點為何對方總無法下決策。

睡了一覺起來,突然覺得緊緊握住所有的事情,是根本性恐怖的根源。一但緊緊抱住目前擁有的一切,的確自己相當富有,但我隨時都在害怕失去,一但不小心失去了,又開始問自己為什麼。

直到發現,生活與工作上很多事情,不是全部的為什麼,都可以有解答,或解釋不了。

漸漸地告訴自己,要學會放手一些事情。不必要的人際關係,不必要的財富,不必要的慾望,不必要的很多很多。(真的沒想到有一天要告訴自己這些以前常聽的老生常談)

不是要丟掉一切,是不要想擁有一切,當人生也得做一份清單的時候,我想該開始排出真正覺得重要的事情,就是因為重要的事情顧不好,或顧得膽戰心驚,才會夢迴時總讓心中的憂懼如鬼魅般浮現。

很多東西是得重新開始,包括放手與結束,又或是歸零。

我或許才能回到初衷,重新感受真正像小時候般玩樂的體驗,回到那個單純的笑容。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