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3日 星期五

地縛靈


母親一直捨不得搬離山上的房子,她總是說這間房子她待的住,大片的落地窗外,就是一片綠意盎然的山景、市景,還有一塊庭院讓她可以不時走動呼吸室外空氣。

僅管母親也總是抱怨隔壁鄰居抽菸的味道、遠方汙水處理場不時飄來的異味,也面對逐漸老舊的屋況,還有山上到山下不方便的交通。老早就討論著想換房子的打算,卻總是繞回來說捨不得這房子的無限迴圈。

每次認真的討論,隔了幾天又似乎回到了原點。有時又無奈也不耐煩。

回頭看看自己,自己住的公寓,十年前搬入時的簡易裝潢,到現在自己依然住得舒適,我享受在客廳看電影午睡,喜歡把餐廳當做假日工作室,寫作閱讀看日光從明亮到覷黑的變化,也喜歡在書房臨窗聽雨寫作,各有其趣。

我自己也離不開這間房子,它有它的缺點,對我來說也有了習慣的舒適。

或許這是我們家族的基因吧,我們都喜歡寄居於室,享受房子帶給我們一切舒適與安全。我曾想若母親離開人世後,她的靈魂或許會永遠或是住在山上老家好一陣子。

依舊,每天母親早晨起來,會享受山嵐與陽光灑進室內,然後泡上一杯咖啡,半仰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啜飲著。而我跟母親一樣,在自己的房子裡感受屋內的陽光,也泡上杯咖啡,在餐廳打開電腦無目的地閱覽與上網,聽著音樂,午後則在沙發上睡去。

離開人世後,我們都會像地縛靈般住在這間房子裡,若有新住客,也別怕,陰陽兩界我們只是執著著對現在幸福的念頭,捨不得離開家。

Share: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