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3日 星期六

絕美羅馬真實虛無,真的美麗嗎?


「絕美之城」一開始在羅馬夜空公寓平台上盛大派對,酒池肉林的荒誕,各種情慾、性感、矜持都在美酒、音樂、美麗胴體與華服間,徹底解放。隨著天光漸亮,前秒的熱鬧華麗,霎時人去樓空的淒涼,那絢麗的不論是激情派對,或是古都壯麗建築,又或是吸引眼球的各類表演藝術,都將面對「虛無」的終點。

隨著「絕美之城」的主角Jep,遊歷歐洲輝煌文明的指標古都「羅馬」,也看到導演如何觀察在一切美麗下的各種「虛無」的衝擊對比。還有看似上流社會華服下的人們,最終還是得面臨人類最本質的各種需求與問題,因此那美麗的上流,都是被虛榮包裝後的虛無。

而Jep主觀卻其實像第三人的冷靜,告訴觀眾他其實如何看待、欣賞與批判這場人生的「虛無」,表達「虛無」可能也是人生的一種美麗的風景。



片中壯麗的羅馬古城,巷弄裡隨手可及的歷史,粒粒顆顆都像是千年的呼喚。Jep悠然自得抽著菸散佈於羅馬巷弄的怡然畫面,也真正面臨到真實虛空的降臨。

真正羅馬城的虛空在這場全球大流行的肺炎疫情下,不得不從電影的場景搬出來。繁華熱鬧的派隊不再,街道上僅存的只有不怕被病毒感染的建築物。


這是比電影還真實的虛無,生命可能是在沒有任何美感下結束。已經在批判人生狂妄荒誕奢糜的「絕美之城」,恐怕是更深刻的諷刺與體認。

這波疫情默默改變了許多世界各種層面的觀看方式。我們或許已經步入了新的戰爭時代,只是戰爭的工具是先從貿易經濟、再到疾病、與各國權力反覆沾黏感染,產生各種角力的抗體。再美的羅馬、京都與北京胡同,曾經說的懷古惆悵、孤獨淒美,卻蒙上迷惘的灰黯。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