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7日 星期二

安倍晴明:你也很想當陰陽師吧?


最近剛看完電影「來了」,這部談論妖怪與日本驅魔儀式的神怪電影,勾起了我對日本神怪、陰陽師職業的興趣。很早年聽過「陰陽師」這部夢枕貘著作的小說,在此次浪潮下,終於有幸連買四部,並剛拜讀完第一卷。

時值台灣的鬼月,買了陰陽師,也突然來了一股衝動買了伊藤潤二恐怖漫畫全套。整個月就在神怪小說與漫畫間,荒唐的度過了,但卻感到興奮滿足。
第一次去京都前,在舊書攤偶然看到一本櫻井青著介紹京都景點的舊書「千年京都-陰陽師與平安朝之旅」。內容以陰陽師文化為出發介紹京都景點,後來沒有多參考的原因是那時尚未對京都有比較完整的規劃,書內景點雖然有趣,但對那時的我來說還派不上用場。

「千年京都」正是以安倍晴明作主軸來介紹相關景點。說到安倍晴明,總是在小說中以優雅好整以暇的姿態出現,以熟練與天賦異稟的資質化解每個妖怪帶給人間的難題。歷史上的他,即使相距千年以上,卻也被清楚記錄他的生平,可見他在當時時代裡具備相當崇高與知名的地位。

日本對於天文、占星的機關以「陰陽寮」作為名稱,十足帶給現代人無盡的遐想,想到陰陽已經是神鬼境界的代稱,而非當年天文官的角度。書中以博雅作為每篇故事引入難題的角色,代表一般人對於現況的困惑,也是作者敘事的方式(不覺得每篇這樣有點單調嗎?)

相較之下把博雅形容成勇武老實,卻襯托出安倍晴明有如諸葛孔明那羽扇綸巾般的風雅形象,尤其動不動就把家中畫內人物、庭院昆蟲或花草變成家中或工作助理的神妙式神。

書中我認為迷人的地方,在於作者描述妖怪型態、作風與行為,以及安倍晴明運法使妖現形或除妖的過程,吸引我的有時是妖怪,越壞越怪越奇固然吸引人,但有些妖怪無惡意的只是提醒世人,也是頗為有趣的小品。

妖怪與人大都以人性出發,妖怪的醜陋面正是人心各種黑暗面的本象,大多不超脫貪嗔癡三昧形象,不就是這些執著,才讓各種型態的人啊妖怪啊,戀戀不肯離人間?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