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7日 星期日

那天從新店回家的小姐


那陣子新聞報導知名的手機品牌企業宣布裁員。

那天下班在回家的公車途中,這是班從新店開往汐止的公車,單趟最遠要三段公車費用。我坐在公車座椅上,每個乘客大部分是帶著下班的疲倦,有的閉目養神,有的不斷滑手機,消磨回家的最後一段路程。


坐在我左前方的女子,穿著俐落的OL套裝與短髮,抖擻地講著電話。「聽說Marisa也簽了,...對啊,我們部門有的人收到有的人好像沒有...我就收到了,Albert好像是到這禮拜五...」不經意地聽著她對話的內容,大概與公司有大幅人事異動有關。這班從新店開來的公車,加上那家企業總部就在新店,我連想這位小姐大概就是從那間公司被資遣的員工了。

下車後,我前去公車站附近的全聯買點東西,結帳時發現這位小姐就在我前面也準備結帳。她從籃子拿出了一些餅乾與一瓶紅酒,我猜想她今晚應該想要好好放肆地醉一場吧?不知是慶賀拿到優渥退職金?還是一解失業茫然的憂愁?

任職於一家科技產業中知名企業,但住在汐止尾巴地段附近,買的是全聯的紅酒,雖然談吐間偶出幾個英文單字,我猜想她的背景,或許在公司是一個資深但非要職,薪資可能較同儕朋友好些,但實際上也不會好太多,就因為這樣,中規中矩地待了約5~10年,雖然待遇無法完全改變她的生活,但至少講出去也是家全球知名的臉面企業。

從超市走回家的路上我想著,會不會過個幾年我在職場上也會有這樣般失意的時候?或許她會是我幾年後的寫照?而我現在做的工作是否真能前程遠大?我的能力是否是衰退還是保持市場競爭?看到的景象是一連串的聯想與檢視。

我們努力工作就是要能安逸的生活,現在看似苦盡甘來的安逸,卻又無時地感到公司內部與外在環境的威脅。無時無刻地追趕,心與體力何時會感到疲累的自我軟弱,卻要在外在表現堅強,憂懼時常在我心裡,從不知何時是個盡頭。

或許如此的憂懼是在職場越走越孤獨的寫照。從前剛入職場那股熱情年輕,有許多同事抱持著相同的革命心態,逐漸隨各自人生不同階段的重心轉移,接觸職場百態炎涼,而逐漸凋零而孤獨。這過程,有時比的是心性的執著與堅強,才能走在這獨木橋上,走完這哩路。

我不認識的這位小姐,或許我把情節想的太悲觀,或許妳感到解脫的快樂,不論如何,希望妳能樂觀堅強地展開妳的人生。這或許也是給我自己的一份鼓勵吧!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