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霸王別姬/Farewell My Concubine


我很喜歡最後一幕,程蝶衣背著光深情地溢於言表看著程小樓,拔劍自刎,如虞姬的結局般對楚霸王從一而終。戲子就是要入戲,戲裡的演成一輩子的瘋魔,正如程蝶衣背的「思凡」的詞...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師父削去了頭髮,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這一段永遠刻意背錯的崑曲詞,是她一輩子執著去愛的寫照,也是程蝶衣的愛情無法完夢的無奈。



電影裡,也看到在那大時代下,歷經北洋、抗日、國共、文革的階級滾動。也成就程蝶衣愛得如此壓抑、執著。時代,圍繞著程蝶衣,似乎一切都圍繞著他轉。

奢糜淫亂張太監對程蝶衣的強暴,最後淪為街頭賣小玩意的癡呆老人;歷經北洋、民國、日治不倒的當朝權貴袁四爺,想當程蝶衣的霸王,最終逃不了文革對資本家的鬥爭;對大時代下不滿戲班師徒制階級文化阻礙自我發展的戲班小四,最後背叛了程蝶衣投身紅衛兵,卻將理論變成自己去鬥爭程蝶衣的私人工具,最後卻反被吞噬。

我看著最後文革的場景,紅衛兵壓著段小樓與程蝶衣,讓他們撕裂批判彼此。濃妝下的程蝶衣,掩飾不了心中痛楚以及對於時代的無助的表情,更痛的是最愛的人要將他撕心裂肺生吞活剝的戲碼,是演的真實還是虛幻?在愛裡,我們都分不清了。


誰又能在那個時代中,全身而退?我們與他們都只是時代洪流裡的一個小石子也是小豆子,扮演自己的戲碼,找尋屬於自己人生的霸王別姬,誰不想當個角呢?如母親斬去程蝶衣的第六指瘋魔般的行為,為整部片為「執念」做了很好的詮釋「人不瘋魔,不成活」。




Share: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