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血觀音/楊雅喆


在這部電影裡沒有一個人是自由的,各種的禁囚,讓那些泛於討論的厚黑學只是淪為一種身段。我們壓迫別人的自由來成就自己的自由,什麼是自由?什麼是看淡?誰又分的清?


惠英紅靠著這部電影拿到第五十四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實在實至名歸,因為自我看完到現在腦海裏不斷映出她的身影,一舉一眸一盼,發生在紙醉金迷的現代,宛如金權社會下的宮廷劇,糾纏不清恩仇情債與百般算計最後仍逃不出棠夫人手掌心。

一直很喜歡基努李維與艾爾帕西諾主演的「魔鬼代言人」,講述的是七原罪中的「虛榮」,讓一個鄉下律師如何到紐約後變成吸血不償命的法律惡棍。血觀音中也有許多虛榮與忌妒影射的社會現貌。有朋友說,是不是看完對人性失望了?我說,人性本就是如此。

電影裡的女人哪個不虛榮?院長夫人對於名譽的虛榮,縣長夫人對於財富的虛榮,林夫人對於自己日本血統拘謹文化的虛榮(背地與馬伕偷情)。棠寧母親對於自身肉體的虛榮,棠夫人對於權力掌握的虛榮。可憐的棠寧終於從這一切崩壞中,累積與內化自己的報恩(仇)方式。

正如棠夫人劇中台詞說的:「心若是沒狠過一回,哪曉得什麼叫看淡」。狠得去壓榨別人的自由,插播自己的看淡,浪奔浪流唯有她不自由的鬥爭中瀟灑走一回。

到最後,沒有一個人有好結局,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