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

我與鄭中基


帶著十足匠氣與低沉可連續迴盪在鼻喉腔的哼唱,這是我高中生涯裡男同學間彼此在當時傳唱、搶唱不已的歌手-鄭中基。

高中喜歡去ktv的我們,鄭中基的歌是在場十幾個男同學們都會唱的歌,自己喜歡唱他的歌往往都唱不到,或者只能存在著與同學合唱的合聲當中。

有時想想他的歌或許沒有我想像中靈魂,有的只是師傅把這道菜燙熟勾芡地滑潤,他就是一道好吃的牛肉燴飯,你嫌他俗氣但又三不五時造訪消費,這道快餐就是好吃啊。

父親是寶麗金唱片公司的老闆加上張學友帶出道的光環,的確在獨特嗓音與圓滑唱腔下的鄭中基,成了紅透半邊天的當紅炸子雞。

記得高一的暑假某天,約了兩個同學在汐止山上的保齡球館打球。同學好巧認出遠方球道長髮男生正是鄭中基,慫恿我去找他簽名。我臨時拿著保齡球計分紙還有借來的一支原子筆走到球道後,問了他的朋友「請問他是鄭中基嗎?」他的朋友點了鄭中基的肩膀,他回頭了。

我記得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手上的紙,我說「可以請你幫我簽名嗎?」他二話不說簽了一張,我說「可以再幫我簽兩張嗎?」他楞了一下,但還是幫我簽了,之後把那兩張甩給我,然後轉頭看著球道似乎我打擾了他難得的休假,這是我認識親身接觸的鄭中基。

那張簽名我保留了一張,一直到他不再紅於歌壇,那張簽名一直放在一個跟奇怪剪報、貼紙、大頭貼的雜物盒裡,直到我看了千百回不再有興趣時,他被我什麼也不是地丟了。

但時至今日,愛唱老歌的我,依然會模仿唱起首鄭中基的歌曲,唱他的幾首都沒有問題,至今,也不會有人跟我搶著唱了。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