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馬祖】是夜,重回南竿


慚愧地說這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流星,躺在民宿屋頂上,一顆亮晃晃的流星就從夏季大三角的中間倏然而過。我就是忘不了在12年前在站哨時半夜2點那滿夜空的繁星,像是與太陽父親唱反調般,囂張地連覷黑營區的水泥地也隱隱反光。

也有許多話語未完,儘管已經退伍許久,想起那些往來的人們,竟似說不完的近況與回憶。國雄,你知道你的迫砲連已經變成了戰地火鍋嗎?跋扈不可一世最後從侍從官半途落馬的吳上尉,你愚蠢自私的氣焰收斂了嗎?隊長,我路過你被整肅時繳回官舍後臨時找到棲身之所-天主堂,很難想像當時破敗的教堂你得臨時去粉刷安頓一家大小。

回憶有時候就像未完的話語,我藉由生日這理由回來一完那話語未竟之後的模樣,然後深深埋葬了那些看過的恩怨回憶,在即將對這裡陌生的我,尋找未完回憶的答案。



我重回此地,重新熟悉那快陌生的地名與道路。我以一個老百姓的角度重回此地,這裡是步一營、這裡是混砲營、這裡是雲台山、這裡是司令部洽公路口,那股肅殺嚴謹的軍人風氣,是一種五味雜陳的不自在。

是夜,別了南竿,別了營寨的回憶,僅存是夜下滿星空的微醺,再別南竿。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