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日 星期六

孤鳥伯與孤鶯嫂/潘小俠


潘小俠的「孤鳥伯與孤鶯嫂」對我來說宛如西街潮男潮女在一成不變的模式下,歲月的複製畫。那些年輕勻稱且完美身材比例的肉體與削瘦的下巴,數十年後,儘管帥氣姿勢不變,還是那樣愛著打扮,也不得不吞下歲月這顆藥。
我覺得可怕的不是歲月的藥,而是那顆「一成不變」的毒藥。數十年後你看到的自己,跟年輕的自己只有長相的差異時,虛度光陰空洞感時時油然地讓自己感到恐懼。

我們都還是籠中鳥,能飛出這個框架畢竟少數,能安慰的只是找個倚靠,在那些油然地不安,停滯的成長,無法地改變下,找尋可靠的體溫安穩地睡一下。

來自北美館-「浮光闇影」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