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今晚,請不要關燈


無神地騎乘在信義路四段往101的方向,像不變的程式邏輯連鑽車縫隙都可以算的毫不思索,總說放空時其實是想著更深層的事情,只是太深,當你抽離時總很難具象描述。


幾年前在工作上有個長官在休假中發生意外去世,事情太突然又是位高權重人緣極佳的長官,乍聽消息的所有同事都是不捨驚愕。

幾天後幾位同事分享了長官的下屬,在得知消息的那天,長官的下屬開啟了他辦公室的電燈,並拍下了一支紀念短片,最後寫著「今晚,請不要關燈」。

我想著,若是我突然離開了人世,當我的靈魂還眷戀這個世界,上天給我一天的時間可以做最後的一瞥,我會去哪裡?

我還會回辦公室嗎?我回辦公室幹嘛?我不禁莞爾。是有多無法割捨的公事簽呈還沒簽嗎?同仁的假單還沒核嗎?重要的報告還沒寫完嗎?不然我死後想回公司幹嘛呢?

可能見見老同事吧?真的嗎?有多少現在你辦公室的同事,你離職後還想繼續聯絡的?當我們在職場已經看過多少人往人來人情冷暖後,同事間連吃中飯都乏了,但餘情依舊,留下的可能只是未亡人對亡者的還未消退的驚訝與思念罷了。

只是未亡人往往都為亡者發言,設好一套思念的模式,以慰藉交代自己的情義與遺憾。有時我想,那些遺憾或許都放自己心裡就好,以後想起來的時候拿出來,念茲他就在茲。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