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6日 星期一

古都


京都原來一直活在我的想像當中,想像著古樸典雅的寺院,木造隱密的町屋、秋楓春櫻映襯著古建築與街道,和服滿街的男女。這只是用觀光客想像角度的京都,又哪裡看透徹了千年古都的意涵、生命與衝突。


川端康成的「古都」最具代表的象徵就是「京都」。這座千年歷史的日本古都,有著被封印的老靈魂,纏結著上一代、這一代與下一代的人生。看似美好的傳統,令人悠然典雅九十度鞠躬的多禮,隱含在背後是日本人在血液裡傳統封印的「恩債」。

在西方國家文化裡,應很難想像松雪泰子倉忙地見他的父親,跪下後五體投地祈求原諒,希望父親可以原諒她女兒不想繼承傳統和服店的願望。傳統與新世代的破繭,正是需要解開這封印找尋的出路。

兩個這一代(川端康成那一代)的女人離開彼此人生之後,走向了雙雙不同的命運,一個繼承傳統和服店的千金與一個自由業的勞工母親,在彼此女兒身上看到了京都舊傳統束縛期待破解的靈魂,一個在新文化代表的巴黎迷失期待故鄉初衷擁抱的靈魂,最後在鴨川與塞納河的人生岔口遙遙相會了。

或許要區隔觀光客看京都的角度,電影裡的畫面與我觀察中的京都色彩有所不同,大量採用了灰濛的「濾淨效果?」像是看了用instagram濾鏡拍攝的京都。京都許多一級重點觀光地如嵐山、伏見稻荷、青蓮院、平安神宮、鴨川等都一一入鏡。劇中人物的感情細膩,一貫日本人的內斂,淡淡地就像懷石料理那一疊疊小盤菜餚,輕輕點到那種美就好。

如果你喜歡京都,如果你對日本傳統的束縛的衝突充滿不解與興趣,如果想活在川端康成文學裡的京都,千年古都的封印,都在電影裡兩小時內找尋出口。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