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

分裂/SPLIT


我們曾經受過傷,用一層層的紗布去包覆這層傷口,久了,傷痛的疤被蓋在很下層,看不見了,以為走出了那傷痛,開始昂首闊步生活,傷痛給你蒸餾淬鍊出教訓,過了許久後,可能想不起那個事件點,傷痛卻不曾被遺忘。

走出傷痛的保護色

「你就當他是個瘋子」我常告訴面對挫折或傷痛時的自己,隱含著我們在困難上是正確的。角色可能是醫生、是老闆、是做對的事情的人,可能是任何只要能保護最大利益。

凱文身上為何是由丹尼斯與派翠西亞這兩個較負面人格,一位是一絲不苟的純潔代表世界本該如此不苟,一位是懲處沒吃過苦無法體會他們人生的送行者,代表世人不曾瞭解他們的痛。兩個人格的出現為的是迎接最後被壓抑出來恐懼總和的野獸。

「分裂」像X戰警裡變種人的超能力,在電影裡被討論到人格分裂是否是高人一等還是病症?一個人格發展出各種防禦措施保護自己,保護終究是最初的本質。

霸凌的議題在電影中被討論了,對被霸凌者而言身上的疤痕下是一顆純潔的心,只有同類才會看得出純潔的珍貴而保護。而被霸凌者而言,純潔與勇氣,才是給自己的生路。
Shar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