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6日 星期六

【人生隨筆】三院點燈

【人生隨筆】三院點燈


我們總是喜歡在房間裡,批評另一個房間的人,說他們看不到大局只顧自己,說他們只是做著錯的方向,做著是沒有亮點的事情,做著是如何毫無價值可言的內容。即使嘴裡不說,暗地裡也是浮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殊不知在另一個房間裡的人,也是如此批評著其他房間的人。這個房間充斥在我們生活與工作場域當中,圍繞在人際關係的彼此。

曾幾何時,我們總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卻又處處被看破手腳,只被看到狹隘的心房算計,卻不為自知。
Share:

2015年12月21日 星期一

【人生隨筆】馬鞍藤與風力發電塔

【人生隨筆】馬鞍藤與風力發電塔


這是一班經由海線開往七堵的自強號,過了通宵苑裡後,遠方出現一棟棟巨大的風力發電塔。有一段路,火車相當接近海邊,甚至行駛在出海口上。

出海口上廢棄的橋墩儘管斑駁頹靡依然生存著,彷若拔不去的回憶,四周荒野、馬鞍藤規律又不規則地爬滿沙地,昔日沃土曾試圖整理自已容貌,無奈最後旅程過去,徒留這雜亂無章的殘亂,任憑接受海風吹拂風化。
Share:

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人生隨筆】家鄉冬景

【人生隨筆】家鄉冬景


多雨的汐止宣告冬日來臨,不論是綿綿雨絲或點點雨滴,在傘撐與不撐,帶與不帶之間,是外地離騷客的尷尬,卻是本地人的門道。

下班時間坐上一班不算擠的藍15,尖峰時刻下壅擠的車陣卻有著悠閒空間,車聲雜沓伴隨輪胎快速輾過濕轆馬路後水被輪胎帶起後的呻吟,轟隆引擎聲一陣陣大口喘息震動,宛如我們坐在一顆行進中的心臟跟隨跳動起舞,車內稀落的乘客無語地等待目的地抵達。
Share:

2015年12月14日 星期一

【札記】母親清晨4點半找我去爬山

【札記】母親清晨4點半找我去爬山


時間大概是清晨4點半,朦朧之間睡到一半,房間床頭卻開了盞小燈,母親走進房內,手掌撫摸我的臉頰直到髮際,表達對孩子的關愛後,走出了房間。這個觸摸讓我醒過來,睡眼惺忪地爬起身,走在走廊上,我書房的小燈是開著,卻不見母親。走到了餐廳後看見母親穿著白色無袖連身的睡衣,挽起了頭髮背向著我,似乎在做著縫紉。

我:「怎麼還不睡?」
母親:「睡不著,本來要找你爸去爬山,還是自己去好了,你要不要去?」
我:「我還想睡啦,如果我在睡不著我再陪你去爬山」
之後我揉著眼睛又走回房間睡去
Share:

2015年12月11日 星期五

【文化評論】握你的手去打我的恨

【文化評論】握你的手去打我的恨


我怎麼想還是無法贊同為了抵制頂新,那些宣告暴民正義的市民,跑到好市多賣場對林鳳營鮮奶秒買秒退的行為。這是一個利用第三人的善良規則,行自己恣意報復的自私行為。

好市多擁有寬鬆的退貨機制,是對客戶提供良好體驗並與其他賣場通路創造差異競爭力的服務。動機與目的並不是提供規則的「漏洞」,讓有心人士扭曲規則的善良本意。

回過來看退貨主要的目的,是物品真實瑕疵、是使用後不符合客人需求,或是使用後品質與期待有落差而提供的「服務保障」。並不是給那些一付錢當場就打開蓋子或立刻在瓶身戳洞要求退貨的惡意曲解行為。
Share:

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

【文化評論】虛擬應酬人生

【文化評論】虛擬應酬人生


原來真實的我們並不習慣在人與人實際互動下分享彼此生活。別人願意給你看到的,不見得是他們自己本身。

我常不習慣打開臉書時,總看到有些人的貼文是放了本跟工作有關的書,然後搭配著早餐或下午茶,只寫上多麼熱愛或熱血的宣言。也不習慣看到有些人對某些議題不表態,卻常常去他人貼文沾醬油式地回覆不相干的文字。也不習慣看有些人參加專業領域課程或研討會的照片,卻只單純打卡宣告到來。

其實,回過頭看真實的我們,在一群不是很熟的人聚在一起聊天吃飯的時候,不也是如此嗎?大家聚在一起聊天,會聊些什麼?工作在做些什麼,工作與產業的關係是什麼,最近發展是什麼,我最近做了哪些努力,去了那些跟工作領域有關的地方,看了什麼有發展性的事情,分享有什麼實用性的工具。
Share:
【電影觀感】沉默的雙眼(二寫)/BILLY RAY

【電影觀感】沉默的雙眼(二寫)/BILLY RAY

「聰明人總是自有執迷」這句台詞劃破了《沉默的雙眼》中三位主角的人格特質

佛家說人生三毒:貪嗔癡。癡是一種執迷,即使智慧的人也有智慧的執迷。「聰明人總是自有執迷」這句台詞劃破了《沉默的雙眼》中三位主角的人格特質,一位是對於內疚自責的執著,一位是對於復仇的執著,一位則是對於名譽的執著。

執著總是好的,但就像一台特快的列車,當你看到美景的時候,你會為了執著於目的而選擇不駐足停留,盲目地相信在不遠的目的地,有自己想要的極樂天堂,其實那些最美的風景,都是到了目的地後才發現沒停留的才是最真實。
Share:

2015年12月1日 星期二

【人生隨筆】狂歡也是城市作息脈動之一

【人生隨筆】狂歡也是城市作息脈動之一

我偶而喜歡周日出門,活動普遍已經少了將精氣神耗盡的狂歡,在週五晚與週六充足休息後精神都得到適當解放

周日中午的捷運中山站,人潮不是太多。比起周六中午後人聲鼎沸,摩肩擦踵的盛況,今天隨意在四號出口旁邊的木椅輕鬆找到空位坐下,悠閒地顯得蕭條。

那些24小時前消失於現在的人群們,想必仍在被窩沉睡,或是宿醉未退。有些人想必起床後慵懶地打開電視不斷重複按著大拇指漫無目的選擇節目。

周六,幾乎是每個上班或學生族不用說的狂歡默契,忽略週五晚上朋友聚會已經累積的脂肪與未退酒意,下午就上街閒晃到晚餐再到深夜的第三攤,直到凌晨清晨。彷彿七天裡週六是那樣宛若稀世珍寶,人人都珍惜卻也對跟不上世界理應的作息脈動有著焦慮(狂歡也是脈動之一)。
Share:

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

【札記】養貓人生

【札記】養貓人生

所謂的貓奴,趣味的地方在於總是在猜貓在想什麼?

假日睡得晚些,睜開眼睛時吉利君(我家的貓)已不在床上,想也知道是跳到八角窗的窗台上,自己將窗簾拉出一個空隙,將自己塞在窗戶與窗簾中間,看著窗外景色捕捉他所謂世界各地新聞加曬太陽。
Share:

2015年11月23日 星期一

棕鼠與黑貓

棕鼠與黑貓

我右手下意識地再度拿起厚厚的書本,快速往牠的臉拍落,只聽見牠喵嗚一聲慘叫,從高樓墜落...

我起床了,慣例性地吉利君(我家的貓)又跳到八角窗台上,準備凝望窗外的動靜。我走到窗台邊拉起窗簾,外頭陽光鋪滿了眼簾,是個好天氣!
Share:

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

【人生隨筆】長夢

【人生隨筆】長夢

有時候做夢就像到另一個地方冒險或渡假,暫時地帶著現實包袱前往未知國度

伊藤潤二曾經畫的一篇短篇漫畫「長夢」,一個人作夢時夢裡的時間從一天、一個星期、一個月、一年、十年,醒來後他常常忘了現實自己的前一天做了什麼事情,甚至忘了他是誰,然後夢境與現實已經分不清楚。

有時候做夢就像到另一個地方冒險或渡假,暫時地帶著現實包袱前往未知國度,可能是異國如京都,可能鄉村如屏東某鄉鎮,也可能是臨時被打消的旅程,拎著行李箱回到公司處理緊急事件的一路慌張。
Share:

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2015年11月9日 星期一

【人生隨筆】我以為自己學會了飛

【人生隨筆】我以為自己學會了飛


分治六十六年的兩岸最高領導人終於見了面,不論毀譽如何總是歷史洪流上值得註記的一個時間點。我不是來講「馬習會」的,但當總統的飛機飛往新加坡時,有一則新聞卻吸引了我。

總統的座機由四架幻象2000戰機護航至新加坡,飛行途中記者從專機往外拍攝這四架戰機在雲海上秩序地編隊飛行,遠方的陽光透過專機窗戶的折射呈現菱形光暈,四架戰機前後上下有秩序性先後排列,編織了一幅相當美麗的構圖。
Share:

2015年11月8日 星期日

【台中】台中市散步小旅行

【台中】台中市散步小旅行


我循著上次前往台南市散步的心情前往台中,企圖尋找與回味那時在台南感受到的文化古樸味覺。台中,台灣中部的第一大城市,統治台中城市的政治使命就是要讓他往一流都市接軌。台南是古蹟文化走向,台中則是適居性導向。如果台南比若日本京都,台中較像歐美的現代都市。
Share:

2015年10月28日 星期三

【文化評論】政治短觀察-我看的立倫與秀柱

【文化評論】政治短觀察-我看的立倫與秀柱


因緣際會國民黨2016年的總統參選人朱立倫與洪秀柱(已陣亡),都在日常生活中有過不期而遇的一面之緣,倒也沒有什麼熱絡的寒暄簽名打招呼,多了旁觀側面觀察的機會。

『朱立倫』

當年大學時代還在飛碟電台打工的時候,那時朱立倫是NEWS98的常客,還是也有擔任過主持人我忘了,那時已逐漸嶄露頭角的他,有一股菁英征服者的高尚出現在電台。

我與他相遇的地方在-廁所。忘記是我先上完,朱先生走了進來,正眼有對到,但他冷冷地轉往小便斗辦事了,沒有點頭示意微笑地打招呼。我當下覺得,這人挺高傲的帶有些冷漠喔~應該不會不知道我是電台工作人員,但想他是大人物嘛,應該看不起我這種小小的節目助理。我洗完手,就快速回到工作崗位,朱先生從政一直以來,都一直覺得他很有距離感,那種距離感大概是覺得...是一個現實勢利的人。
Share:

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藝術當代】愛麗絲的兔子洞

【藝術當代】愛麗絲的兔子洞


北美館這一年來引進了許多互動式行為藝術的展覽,從之前「2014台北雙年展」、「李明維與他的關係」,展覽已經跳脫出靜動態、多媒材、行為藝術等領域,更往前走是互動式參與的藝術形式。

結合行為與參與互動的藝術展出,我想是讓觀眾感受到藝術其實不是那樣距離感,任何的參與簡單的動作,透過藝術家編排都能勾勒出看似即興陌生卻又彼此有默契的展出。如林其蔚的作品,他將觀眾圍繞成一圈圈然後每個觀眾傳著從中間木製播放器的黑色絲帶(象徵膠捲),然後每個拿到的人念出絲帶上的字,當眾人都一起做這件事情時,一種類似梵音的音律隨著絲帶在每人手中傳送下,充溢在空間中。
Share:

2015年10月14日 星期三

【人生隨筆】關於閱讀是一種掙扎

【人生隨筆】關於閱讀是一種掙扎


我很討厭看書,說真的。但我卻常常買書,強迫自己要閱讀,經過幾年下來閱讀的興趣沒有增加太多,倒是多認識了一部分的自己:書對我的意義。

我承認擁有書是令我感到優越也帶有些安全感,每當我選了一本標題聳動似乎很有趣的書時,卻往往被內文的深澀翻譯文字給打敗。卻也喜歡打著一盞閱讀燈下,撫摸書頁上粗糙紙質與手滑過的質樸觸感,觸感的寧靜革命,卻需要容易咀嚼的文字做搭配。

漸漸地,我知道自己不去買什麼書,翻譯文學的書對我來說普遍都非常吃力(小說更是如此),像是堆疊又不通順的符號組合,看過幾本後很難被原本故事的美意所感動。以前買書選的是主題,好像在挑新聞標題一樣,現在看的除了是主題外,還有作者,還有文字的溫度。
Share:

2015年9月29日 星期二

【人生隨筆】一個人,是為了聽見自己

【人生隨筆】一個人,是為了聽見自己


為什麼有些人可以克服一個人旅行的過程?沒有朋友在旁協助,分享。旅行,對上班族那麼珍貴的時光,究竟自己會讓什麼所佔滿那麼長一個人獨處的時間?很大一部分的時間與人在一起,午餐,逛街,出遊,為什麼有時候會想要逃離那「一起」的概念而想要一個人?

走著路不知道是哪個步伐激動了靈感,與人在一起我們總想著要說些什麼,儘管在說自己的事情,也是挑著對方有興趣的事情來說,不知不覺在做迎合,自己都不知道。是否聽過自己問過自己的問題嗎?可能那些問題相當無謂,無謂到大概也不會與人談起,也許身邊沒有合適對象可以聽或討論這些無謂問題,深怕自己被看輕了。
Share:

2015年9月21日 星期一